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小乌丸×审神者】【车向】

*祖宗咧……怎么又给我屏蔽了啊…您您您是…因为被嫖而生气了么!
*R18注意

     他终于来了,在活动快要结束的那一刻。
  
  乌黑与鲜红交织,仿佛是颠倒众生的风流韵味,眼角泪痣,眼尾嫣红,无不勾勒出他的魅惑动人。传说八咫鸦是生与死之间的使者,引导亡灵度过三途,穿梭于现世与常世,身染死亡的乌黑与石蒜的鲜红。
  
  明明是少年的模样,却沉稳如同老者。 他是本丸里的刀剑之父,用酥到骨子里的声音自称“父上”,然后在审神者调戏他时会笑得很宠溺。
  
  “哦呀哦呀,主君又调皮了。”他总会这样说。
  
  他的声音比三日月宗近的还要撩人,沉下来轻笑的时候总能引起她的一阵心颤。
  
  审神者承认,在看到他的时候脑子里总会想到一些下流的东西。
  
  就如同现在,他正端坐的她面前,向她汇报着此次出阵的结果。
  
  距离他来到这里已过一月有余,他对审神者还是保持着不冷不热的态度,令她很是苦恼。她会有意无意地撩拨他,比如让他当近侍时每天晚上来陪她一起睡觉,然后趁机在他怀里蹭蹭,只不过到处乱摸的手也未能点燃他的情欲。再比如会穿着吊带睡裙半夜去找他,可怜兮兮地说自己做噩梦了睡不着,要父上抱抱。
  
  诸如此类的事情,小乌丸也都笑着接受了,不过他知道审神者想要的是更多的触碰,他只是有意吊着她的胃口。

请走评论……求不屏了!
  

评论(23)

热度(180)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