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髭切婶】

髭切啊 当然会一直记得你的

想要看我穿白无垢吗

病名为物吉❤:

#给@三日月遥歌 的生贺 十面面是髭切忘了遥歌,那我就,遥歌忘了髭切吧。人物崩坏无脑苏甜。

#祝遥歌生日快乐。新的一岁也要成功在三日月和髭切两位大佬之间的修罗场里活下来啊【什么玩意儿】

 

 

 

 

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钟。

它的一生都在忘记,它的伴侣一生都在帮它回忆。

 

 

 

 

【第一秒】

女孩唇边的弧度僵住,眸中纯粹的欢喜一点点被恐惧与戒备所覆盖。

髭切本欲揉她的头发的手在她耳边顿下,一点点的收回,无力滑落身侧,手指蜷起指尖深入掌心。

 

 

一直以来都是他忘记弟弟的名字,因为不曾切身体会所以不曾知晓弟弟的心理路程。

可如今,他已经深刻体会到了膝丸的感受。

心脏像是被揪紧,尖刀插在心口,缓慢的拔出,又寸寸深入。

难受得快要哭出来却只能笑着去面对。

多么,残忍。

 

 

“您......是谁?”

“源氏重宝,髭切。您是我的主人,也是......我的恋人。”

 

 

 

【第二秒】

也许是有他在身边,便发自内心的感到安全、快乐与餍足,小姑娘相信了他的说辞。

她亲昵的唤他髭切,尾音上扬,甜蜜仿若蜂蜜一样沁入他的心。

髭切将她摁进怀里,牵牵唇角努力想微笑缓和一下面部表情,却只勾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弧度。

 

 

 

【第三、四、五秒】

女孩摘了一朵花送给他,笑说这是紫罗兰。

髭切捻着紫罗兰柔软的花瓣,垂下眼睫。

就在几秒前,她也摘了这样的花,告诉他紫罗兰的花语是抓住幸福。

 

 

“我们,还能抓住幸福的机会吗?”

“当然。我们会一直幸福的。”

女孩一无所知,笑得无辜灿烂。

 

 

 

【第六秒】

膝丸寻来时,女孩正窝在髭切的怀里揉着眼睛。

她困了。

髭切将她牢牢圈在怀里,外套盖在她身上,正一下一下的抚着她的背。

所有的一切都被他抛弃。

他只想自己怀里的小姑娘能记得他。

一直,一直,都记得他。

 

 

 

 

【第七秒】

女孩眼睫颤了颤,捕捉到她这个动作时髭切下意识的想要正正坐姿,怀里的重量让他熄了想法保持不动。

女孩睁开眼,还带着初醒的懵懂茫然的面容在发现自己正在一个陌生男人怀里时转为恐惧。

一旁的膝丸看的分明,那一瞬的兄长,眼底真切流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女孩故作镇静。

 

 

“您......是谁?为何,抱着我?”

“源氏重宝,髭切。您的,恋人。”

 

 

 

 

 

 

 

 

 

 

 

【第八秒】

药研抄起一个药瓶子跑出了手入室。

“髭切殿!!解药已经研制出来了!!”

 

评论(2)

热度(57)

  1. 源遥歌渡你执意 转载了此文字
    髭切啊 当然会一直记得你的 想要看我穿白无垢吗 病名为物吉❤: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