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髭歌】我和我家的神明大人之间的二三事

此系列是髭切×我的玛丽苏无脑甜日常.个人色彩强烈.不喜绕道!!

禁止抱梗!禁止抱梗!禁止抱梗!!!

第一人称.女主为自设.具体人设请翻找主页.

  

  

(楔子)

 

我是在上任第二十五天的时候遇见髭切的。那段时间我异常地想要他,无奈不管打了多少次检非违使,掉落的都是小短刀们,比如说今剑,药研和乱。

 

嗯,虽然我也很喜欢他们,但这来势汹汹的,我的仓库都快堆不下了。在我赌气般地再也不想一遍遍地出战时,时之政府就开了战力扩充的活动,在那个地图里有固定的检非违使,我要完成固定的任务,就在那里多逗留了一会儿,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出阵的第一部队先后带回了源氏兄弟。在见到膝丸的时候,我的心一跳,在想会不会下一个就是他呢?

 

在漫天飘舞的樱花雨里,我看见了他。

 

宛若时间静止,我就那么呆呆地看着他对我绽放柔软明亮的笑意,轻软的声音喊着我“主殿”,我当时应该很失态,因为他在对上我的眼眸的那一刻嘴角的笑容变得戏谑,我的眼神大概暴露了我所有的感情。

 

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什么,我觉得他连眼神都很暧/昧,我甚至看到了身边的长谷部已经护主般地想要拔出本体刀。

 

自此以后,因为有着自己的小小私心,我让髭切当了近侍,每天工作的时候有他一直陪在身旁,而若我说我感觉不到他那热切的眼神是假的。

 

那种眼神没有任何掩饰的,完完全全就是一个男人看女人的眼神,带着渴/求和欲/望,令我再也无法忽视。

 

真是糟糕。

 

本来我就喜欢他,现在愈发不可收拾,在相遇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我们就互相确认心意,他迅速摸清楚了我所有的脾性,也知道如何利用自己的优势,所以我感觉虽然我看似是主导者,但他才是那个主导者。好像懵懵懂懂的就被他拐走了,还骗上/了/床。

 

有了第一次之后,我怀疑他脑子里一天到晚想的都是些不正经的东西。

 

“但主殿你其实心里也是很期待的吧~”

 

“你胡说什么呀!!!”

 

 

 

(一)

有一次我从现世里穿了一件在本丸里没穿过的衣服回来,白色衬衫加黑色的丝带在领口打了个蝴蝶结,黑色的长裙飘飘的,很有民国时候的感觉。髭切看到我的时候眼睛一亮,这种眼神所代表的含义我太熟悉了,我就稍微坐得离他远了一点。

 

“我觉得,这个领带的质感很像绑着蛋糕盒子外面那个绸带。”我摸了摸那个丝带,吐槽着说,照着镜子打算换下衣服。他起身走过来,从背后抱住我。

 

“呼,主殿就是蛋糕呢。非常非常甜美的蛋糕。”说着说着,他的手拉扯着丝带,缓缓松开它。

 

“髭、髭切!”

 

“嗯?难道不是嘛?...”

 

“重点不在这里啊!...”

 

“那在哪里?这里?还是那里?......”

 

唉……这之后的好久我都无法面对镜子这种东西。

 

 

 

(二)

 

我跟他说,我圣诞节的时候向班上的一个男生要糖果,他没有,结果他就从怀里掏出饭卡递给我,十分霸道总裁地说:“拿去刷吧。”

 

“啊,虽然只是饭卡,但是这种好像小说里面才有的情节还是很少女心的哈哈。”我撑着脸颊,笑着对他说。

 

其实我心里也有点坏主意,我想看看他会不会因此吃醋,啊,他吃醋的会是什么样子呢。

 

髭切听完了我的话,点了点头,慢悠悠的走出去。我当时坐在房间里坐立不安,他是不是生气了啊,他要去干什么?他该不会拿回来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吧?难道他也喜欢S/M之类的东西吗……在我想到更加糟糕的事情之前,他回来了,手上拿着一个小猪模样的存钱罐。然后把它递到我的手上。

 

“这是什么?”

 

“小判呀.你不是想要这样的情节嘛。主,拿去花吧。”

 

好吧,他的脸打败了我。无论是什么样的台词,他的脸再配上他的声音,总能给我暴击。

 

后来我才知道那些小判是从他的欧豆豆膝丸和博多那些抢来的。

不过,他说了拿去花之后,笑眯眯地告诉我说:

 

“拿了钱就要有相应的回报呢。”

 

呜呜呜我知道错了!!!

评论(4)

热度(57)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