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髭歌】我和我家神明大人的二三事(二)

依旧是这个系列
髭切×我
不喜勿入
禁止抱梗
下次我尽量写多一点×



(三)
  
  
  当我把那个金黄色的御守放进髭切的掌心里时,他笑得比睡了我之后的隔天早晨我看见他时还要开心。
  
  “主,真的要给我哦?”虽然他是这么说的,但是已经默默把手掌合拢了起来。
  
  “当然是给你的……”我垂下头,看着他放在一旁的本体刀。
  
  同事之间都说给予极御守是和刀结婚的标志,因为是在本丸,所以要像在现世那样子结婚是不可能的,所以才有了这个小小的象征。
  
  “那主来帮我系上吧。”他捞过我的腰,让我背靠在他的怀里。然后一只手握住他的本体刀递到我的面前。另一只手摊开来,那个金黄色的御守就静静躺在他的手心里。
  
  我拿起来,仔细地绑在刀柄上。髭切将我搂得很紧,环住我的腰的手有些用力。他是那种表面看不出情绪的人,但知他如我,自然懂得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主,这样我们就算结婚了哦?”他低下头附在我的耳边轻声说,“诶…?你也知道这个…?”将御守绑好,我把那把美丽的太刀放在了一旁,扭过头便看到了他盛满了情意和温柔的琥珀眼眸。
   我很疑惑,髭切原来也知道这件事情吗?
  
  “哈哈,还是要赶上潮流呢。那如果我不知道这个代表的意思,岂不是辜负了主的心意吗?”他笑起来,手指撩起我的一缕头发把玩着。
  
  我当然心里也是暗自希望他能够知道的,不过这么快被拆穿,还是让我很不好意思地别过了头。脸颊和耳朵擅自发烫起来,再加上髭切就伏在我耳边的呼吸,更是让我觉得无所适从。
  
   “呀…那以后就要叫你夫人咯?”带着厮磨暧昧的语气,夹杂着温热的呼吸,喷薄在耳廓上。
  
  “…不行!…在大家面前还是叫我主殿…私、私下可以叫……”
  
  “夫人,夫人……嗯…”似乎是很满意的,他喃喃着这个称呼,将我转过来与他相拥。
  
  我勾住他的脖颈,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拥抱他,似乎这样就能把我的爱意传递给他。我没有像今天那样觉得我是那么地爱他,人们都说不是没了谁就不行的,但我觉得如果我没有了他我真的无法再生活下去了。在现世已经足够疲惫了,在他的怀里我就想做最任性最真实的自己,因为我知道他会包容我会宠爱我,我还想将所有的爱,温柔都献给他。
  
  真是幼稚至极的想法啊。
  
  “我爱你,髭切。”
  
  “呼呼,怎么能让夫人先说呢……嗯,还是由我来吧。”
  
  
  
  
  (四)
  
  说是“结婚”了之后,髭切就越发放肆起来。几乎是每晚不间断的索取,让我每每都是求饶着让他停下来。他非但不听,还更加凶猛。
  
  “髭切…嗯……节制一点…”
  
  “抱歉呢~有点停不下来。夫人太美味了。”说完还装模作样地舔了舔嘴角,仿佛真的吃到了什么美味的东西。然后再次俯下身,开始了新一轮的缠'绵。
  
  “呜……”
  
  
  
  



评论(1)

热度(35)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