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段子.关于迷糊的爸爸.

段子 现代paro

髭切婶

有孩子情节 





“髭切,今晚记得去接女儿喔。”女孩拿着手机,柔声对着电话那一端的丈夫说。淡蓝色的眼眸却落在眼前的稿子上,长达七页的演讲稿,要在会议开始前再过一次,避免一会儿的翻译错误。


即使她已圆了纯白之梦与髭切走到一起,当了源家的女主人,她本可以安安心心地在家当全职夫人,但是出于对工作的热爱使她并不想要辞去现在的工作。她向髭切提出来的时候他也毫不犹豫地答应了,毕竟是什么无伤大雅的事情。


“好的,我记住了呢。”虽然一口应下,不过以她对髭切的了解,他迷糊的个性总会让他忘记一些重要的事情,包括接送女儿这些事他都能忘记。


“千万千万不要忘记呀,不然回去我敲你哦。”嗔怪般的语气,在髭切看来只是满满的撒娇之情,完全不会担心她会数落责怪自己。


“好的。”带着笑意想要继续与她的谈话,无奈电话那头的夫人说会议要开始了,于是源家的男主人一脸不甘和委屈地放下电话心不在焉地处理着自己的公务去了。




“髭切,怀樱呢?”刚刚回到家的女孩还没来得及脱下高跟鞋,首先开口问的就是不见人影的女儿。往常女儿总会在她回到家的时候在门口一脸期待地迎接。现在却不见她,也没有听见她的声音。


“...诶?”



糟糕糟糕,又忘记了!!!


还好离放学时间没过多久,等到髭切和她赶到学校时,便看到他们的女儿乖乖地坐在学校值班室门口的小板凳上,专注地看着手中的书。


“怀樱!...”她小跑着过去,将小女孩搂入怀中。“真是抱歉,妈妈没能准时来接你。”她牵起女孩的手,看向髭切的表情不知是生气还是无奈,或许这两者都有吧。


怀樱倒是好像习以为常的样子,不哭不闹,只是在看到她的时候脸上的欣喜之情浮现。


“髭切!...要我说你什么好...”她曲起指节,在髭切的额头上轻敲了一下,“你都没想过会发生什么意外吗?”她还是生气的,毕竟连女儿的事情都能忘记,也不知道他一天到晚在想的什么。


“怎么会呢,学校里很安全,而且怀樱这么聪明,肯定不会出什么事的哦,对吧?”髭切低头揉了揉怀樱的发顶,怀樱故作老成地叹了一口气,“唉,爸爸就是迷糊。果然靠不住,妈妈下次记得来接我哦。”说罢瞥了一眼髭切,然后拉了拉她的衣角。


“......”髭切脸上有点挂不住,被自己女儿这么吐槽。尴尬地看向夫人发现她一脸幸灾乐祸,“嗯嗯,爸爸好迷糊的。怀樱记得拜托爸爸的事情要提醒他好多次,不然他会忘记哦。”


“......哈哈,回家吧。”

评论(3)

热度(53)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