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髭切婶】她

*我流髭切.有私设.ooc.

*髭切视角.

*练笔之作.



审神者是在深夜回到本丸的。


按照她平常在现世的作息,她也只能在这个时间点回来,然后简单地过上一夜,隔天很早就要离去了。


本丸的刀剑男士们大多都已经歇下,或者说他们对于主人的归来时间已经了解,也知道她一回来肯定会直奔卧室——她的恋人在那里。所以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没有出来“迎接”她。髭切总会在她的卧室里,他眷恋她的气息,躺在她的床上时鼻尖萦绕着独属于她的气味,总能让他感到心安。


感受到熟悉的灵力波动,髭切睁开了琥珀色的眼睛,迅速走下床替她拉开了房间门,露出一贯温柔的笑容:


“哦?回来了嘛?”轻软上扬的尾音,仿佛能蛊惑人的心神般地带着魔力。


似乎跟以往没什么不一样的,审神者一见到他便投入他的怀抱,将脸埋入他的胸膛。可是这次好像又有点不同。她环着自己腰的手用的力气大了一些,肩膀和后背有些微微的颤抖,好像在隐忍着什么——


她在哭。


察觉到这点的髭切一颗心忽然剧烈地跳动起来,她在哭,她在现世里经历了一些什么事,所以她才哭得这么悲伤,这么痛苦。以至于她的眼泪都沾湿了他的衣服。连藏在衣服下的肌肤都能感觉到她的眼泪的滚烫。好像那温度能将他灼伤一样,他不得不低下头,以一种算不上温柔的动作将她的下巴抬起,然后用舌舔去她的泪水。舌尖弥漫开来的苦味一直传到心里,让他感到慌乱。


她那美丽的淡蓝色眼眸里盈满了晶莹泪水,跟动情时的迷离诱人不同,这样子的她令他感到心疼。


“髭切,把我神隐吧。”她哽咽着,用低哑的声音说。


她说出的话无疑让他感到震惊,髭切微微睁大了眼睛,用了几秒钟的时间去理解她这句话的意思,可他没有能听出什么其他的意味,就是说她是认真的。也不能这么说,她的情绪正在激烈起伏,或许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说的话是如此的令他惊诧吧。


髭切拉过她到床边坐下,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她的脸上不断有泪水划过,睫毛一颤一颤地还挂着泪珠,她看着髭切,紧咬着自己的下唇。


“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他的指尖抚上她的脸颊,轻轻擦去泪痕。“你说,想要被我神隐?”


“这是个很严肃的话题呢。”他摇了摇头,“神隐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看见审神者渐渐停下了哭泣,他继续说着:“要永远跟我待在同一个地方。”


“对神明说永远,怎么可以呢?”


“或许我已习惯了时间的流逝,但是你不同啊,主。”


“时光会消耗掉人类的情感,磨去所有的爱意。我并不是说觉得您不够爱我啊,只是......如果真的这样做了,您总有一天会讨厌我的。”


带着温柔说出这样略显残忍的话语,就连髭切也忍不住扬起一抹苦笑。


审神者眨了眨眼睛,虽然已经不哭了,但是还带着短促的气音,抽抽噎噎的,看起来可怜极了。


“可是...你不是答应过我,以后要跟我回现世吗?”她揪住他肩膀处的衣服,一脸不安。“你不相信我吗?”


“是呢。”他握住她的手放到唇边轻轻一吻,“我怎么会不相信您呢?你可是我的主,也是我的恋人啊。”


“但你说,不要跟神明说永远。”


“因为你会带我回现世啊,到时候我便不再是神明了呢,”髭切搂过她的腰,嘴唇贴在她的脖颈上。


“而那时候,余生便是永远。”

评论

热度(78)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