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告别的吻.练手作

*极短.我流髭切.ooc严重.

*不喜勿入.

“这次的出阵人员是:髭切、今剑、五虎退、药研藤四郎、乱藤四郎、后藤藤四郎。队长是,髭切。”审神者赤着脚站在走廊上,看了看眼前换上了帅气出阵服的源氏重宝——髭切。紧接着她又补充道:“这次战力扩充的任务比较重,龟甲贞宗的演习场又有高速枪,大家要小心。”

她此时只套着一件髭切的黑色衬衫,穿着短裤。但因为衣服太长的缘故,遮盖了她的臀部和大腿,所以现在看起来就像什么都没穿一样。

——被歌仙看到肯定会被说教。尽管是在短刀们的面前,可她也不甚在意,毕竟夏天也是穿着短裙。

“请一定要平安归来。”她朝髭切颔了颔首,他也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回答:“知道了。”在她疑惑他为什么还没有动身的时候,髭切忽然伸出手指作思考状撑在脸颊边,“那么,预祝平安归来的吻呢?”

“诶?”审神者愣了愣,虽然他们并不是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做出一些亲密的事情,比如在走廊赏花的时候、在旁若无人的大广间、在隐秘的角落,总会有那么一两位刀剑男士们看到他们之间的亲热,从一开始被撞破的尴尬与害羞,到后来的越来越肆无忌惮,按理说她不应该再感到有些什么——

可是,这是第一次他那么直白地在大家面前提出要亲吻。而且还是在一群孩子模样的短刀眼下。

“呃...这个......啊...!”没等拒绝的话说出口,她便被髭切一把捞过腰,以公主抱的姿势被他抱在了怀里,紧接着他的唇便覆了上来。

她一瞬间睁大了眼睛,然后又紧紧地闭上。她能听见短刀们发出惊叫,也能听见不远处的鹤丸发出暧昧的哄笑声。髭切却毫不介意地长驱直入,舌.尖.扫过她口腔内.壁,勾住她的小.舌一起共舞。

.
“唔......”在终于气喘吁吁地挣脱开他的吻之后,她通红着脸,又气又羞地说:“髭切!你这个混蛋!......”

男人毫无愧疚之心的,低下头,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说:“现在说我混蛋还太早了呢......不如留到晚上吧?”

评论(3)

热度(48)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