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我流髭切.ooc.私设注意

*练笔作




大广间里有一股很压抑而沉闷的气场,我跟面前的审神者对视着,如果不是我的大脑判断失误,那么她此刻的笑容应该是被称作“嘲笑”的东西,坐在我身后的髭切已经牵起了我的手,轻轻地搭在他腰间别的本体刀的刀鞘上,还用拇指的指腹一直摩挲着我的手背,像是在安抚,又像是迫不及待地在等待某种指令。而我只是用另一只手拍了拍他的,往后给予他一个眼神。

“噢,怎么没见你家的髭切和膝丸待在一起?”对方张望了一下、疑惑道。复而像是刚反应过来一样,露出懊悔的神情:“噢..我想起来了,你家的髭切是跟你在一起的呢,抱歉抱歉。”

审神者觉得自己维持的笑容要挂不住了,而正好她家的近侍先生可能也这么想,因为她清楚地听到了刀鞘与刀身之间摩擦所带来的细微的声音。对方的近侍还是一把低等级短刀,早已察觉到他们的动作,正惶恐不安地看着他们。

“长谷部,可以送客了。”

“很抱歉,我还有很多公务要处理,您请回吧。”审神者颇为礼貌地像对方颔首,瞥了一眼站在旁边的长谷部,然后拉起髭切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大广间。

“还好我忍住了,不然我肯定跟她翻脸。”

“早知道你在意这种事,正好我刚出阵回来身体正发烫呢,本想再拔一次刀的。”

“你要是拔了刀,可能再也见不到我了。”

“那又怎样,髭切的女人可受不得别人欺负。”

他停了下来,一把拉我进怀里然后往前几步将我压在墙上,覆上来的吻既是温柔的也是霸道的,我在瞬间睁大了眼睛,却在对上他的时又慌忙闭上。

我的天...他怎么这么帅..

在被他吞噬了所有呼吸和声音时,我这么想着。

评论(8)

热度(27)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