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髭切婶】愿赌服输(情人节贺文)

*我流髭切,OOC,完全私设。

*情人节贺文,祝大家情人节快乐!能跟喜欢的人甜甜蜜蜜的永永远远!

*不甜不要钱

*情人节的第三波狗粮

情人节的前一天,审神者便开始窝在厨房里,为本丸里的五十多振刀剑男士们制作巧克力。每人三颗,还特意询问了大家有没有特别喜欢吃的口味,亦或者是要不要加坚果之类的,不过大家都非常配合,乖巧地说只要主上做,无论什么都喜欢。只有髭切,她的近侍兼婚刀先生,笑眯眯地说想要曲奇的白巧克力。

“不行,我不能偏心。”她义正词严地拒绝了,虽然在看到髭切被拒绝后瞬间露出来的心碎委屈的表情一下子就心软了,可是她也爱着这个本丸里的所有刀啊!只为他一个人做白巧克力对别人太不公平了,再者要是被她平常捧在手心里宠的短刀们看到了,他们伤心起来的样子才令她心碎呢!而且......粟田口的长兄一期一振,也不好惹......

审神者自认为一碗水端得很平,但实际上众人都习惯了她这碗怎么说也端不平的水,若是她给予髭切特殊的巧克力他们也不会觉得意外。然而审神者就试图证明自己的公正公开公平,她忙活了一下午,将一百多颗黑色巧克力制作完毕,拗不过烛台切和一些粟田口小短刀要帮助她包装的要求,一群人很快把巧克力包得非常精美,就跟万屋里卖的一样,虽然没有盒子上花里胡哨写的情人节快乐之类的字眼罢了。

比起那些,主上亲手做的、充满爱意的巧克力才是他们想要的呢!

情人节当天,审神者一早起来就被髭切扑了个满怀——不能这么说,因为他们其实是睡在一起的。刚刚睁开眼,便对上了他那双好看的、琥珀色的眼眸,正笑吟吟地注视着她,见她醒来,没等她说“早安”便近身上前来,吻住她的唇。

不同于平常充满炙热情/欲的,这次的吻温柔而有耐心,还用犬齿轻轻地咬了下她的下唇才放开。

“早安,主。”

“早安......”

被他的视线弄得不好意思,审神者红着脸起身洗漱。

打理好自己后,她拿出装着巧克力的袋子,刚走出转角便遇到了长谷部。他一看到审神者便立定站好,十分恭敬地鞠躬:“主人早上好!”瞥到她拿着的巧克力,“主人这是要分发巧克力了吗?我马上让大家来集合!”说罢以超高的机动跑到庭院里,摇响了那挂着所有刀剑男士纹着自己刀纹的铃铛的鈴紐,在忙内番、不远处打闹、亦或者是见到审神者就跑了过来的刀剑男士们,三三两两都靠了过来。

“我要给大家发巧克力了喔。”她站在走廊上,有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们,举了举手中的巧克力袋子。“每人三颗...髭切你快下去啦。”察觉到眼前人的视线穿过自己落在身后,她有些无奈地看向站在自己身后的付丧神。

“啊......好吧。”髭切摊手,往下一跳,但还是站的离她很近,一旁的长谷部看得十分不爽,“髭切殿下,虽然你是主上的恋人,不过也要分得清主从啊!”他捏了捏拳头,“嘛,不要在意这些细节啦,长谷部君。”髭切拍拍他的肩,视线再次转回审神者的身上。

“嗯......今剑,过来吧。”她蹲下来,将手中的巧克力递给蹦蹦跳跳走过来的短刀,“情人节快乐。”伸过手去,温柔地抚摸着他的头。“多谢主人大人!情人节快乐!以后也请多指教哦!”他捧起手中的巧克力捂在心口,非常珍藏的样子。

“一期一振...莺丸...三日月宗近...膝丸...髭切...”一个一个地念出他们的名字,轻柔娇软的语调让人听得心痒痒的,虽然大部分的付丧神或许对她都没有其他的心思,不过也让某些暗恋着她的刀们,因为得到了这份礼物而格外的开心。即使不是特殊的,但也证明了主君对他们的爱意。

将所有分发完之后,乱藤四郎突然提议道:“今天是情人节,不如让主人和髭切先生一起来玩个游戏吧!”

虽然是冬天,雪覆樱树的季节,不过审神者可以利用灵力转换了季节,在她清澈强大的灵力覆盖下,本丸瞬间从寒冷的冬天变成了万花盛开的春天。

万重樱下,髭切和审神者相对而坐,周围三三两两围了几个付丧神,全部都是一副看好戏的样子。乱拿着一块白板,说:先掷硬币,输的人先开始。”他往草地上铺开无数张卡片,“随机抽一张,回答上面的问题,然后对方判断是错是对,如果回答不出来,或者回答错了,就要答应对方一个要求喔!”他竖起手指摇晃了一下,“直到有人喊停为止,最后的结果输赢可以抵消!”

“来,主人,请吧!”

髭切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审神者,“主先来吧,你选哪一面呢?”

“嗯...正面。”审神者有点不好的预感,但既然乱和髭切都看起来很有兴趣的样子,而且那些卡片上的问题——她也很想知道。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促进彼此感情的游戏,还能够多了解他一点,何乐而不为呢?不过......若是她输了,她拿不准髭切会提什么奇奇怪怪的要求...

“那就主人是正面,髭切先生是反面哦?”乱向他们确定后,将硬币往上一抛,然后接住——

“啊,是反面!髭切先生赢了,那么,请主人先抽一张卡片,然后回答吧?”他笑眯眯地将硬币收回一旁,“接下来一轮就到髭切先生了,然后一路轮下去。”

审神者犹豫了半晌,白皙纤细的之间划过看起来都是一样的白色卡片,然后闭上眼随机抽了一张,上面的问题写着:

“对方的初恋情人?”

??????

我怎么知道他的初恋情人是谁?难道不是我吗?不是我的话我就打死......

“对方的初恋情人,哇哦——主人知道髭切先生的初恋情人是谁嘛?”乱也凑过来,看清楚之后笑得很欢快,兴致勃勃地看着她,等待着答案。审神者抬眼一瞥,髭切也一脸促狭,憋着笑。

身边看好戏的鹤丸倒是毫不留情地笑了出来,“髭切殿的初恋情人吗?哈哈哈,估计都几百年前了吧?”

审神者深吸一口气,“......这个问题,要么就是我...要么...我就不知道了。”

“那么髭切先生来揭晓答案吧?”

“噗嗤...虽然看着主这幅表情很有趣,不过还是很遗憾地告诉您——”他故意拉长了声音,观察着审神者瞬间失神的样子,心里的恶趣味得到了满足,“您答对了。”

审神者意识到被捉弄后半是气恼又半是开心,恨不得锤他几下,不过这不是四下无人两人独处的时候,于是只能瞪了他一眼,挺直腰板,“那么,到你了。”她伸手做出一个“请”的手势,示意髭切回答。

髭切看都不看,随手抽了一张,看了看之后笑得更开心了——

“三围?......“云淡风轻地报出几个数字后,审神者和乱都愣住了,”我自己都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她表示不信,让乱去拿了软尺之后现场量了,结果与他所报的数字相差...嗯,小小的误差,审神者脸涨得通红,但也只好接受他赢了这个事实。

”为什么喜欢对方?...可是这个有正确答案的吗?”她疑惑地望向乱,得到的回复是“这个只能交由髭切先生自己判断哦?”“什么...那他故意说不对岂不是...”“诶...?您就这么不相信我?”髭切歪歪头,伤心地说。

好了好了,我怕了你了。

“因为...一开始就很想要他,然后终于等到了。其实是因为他的脸...?”不确定地说出这句话后,审神者继续补充,“他的气场,他的声音,他的温柔和体贴,还有他似乎能看透我所有的眼睛——”说到这里,她打住了。

“说得很好喔,主。”髭切很受用似的,俯身过来轻轻揉了一下她的发顶。一旁的乱却也不觉得尴尬,只是笑吟吟地看着他们的“撒狗粮”的行为。

“对方初恋的年龄?”髭切顿了顿,“十七?”他似乎很确定地说出这个数字,但审神者却像是得逞了一样笑起来,“不对!是十五!——喜欢现世的偶像明星也算哦?”

髭切为了求证“喜欢偶像明星”这个能不能算是初恋,结果只得来乱的耸耸肩回答:“这个不取决于我哦,要听主人的意见。”

......小猫咪这是需要调教了啊。髭切挫败地放下卡片,轻飘飘地扫了一样审神者。

“对方第一眼看见自己时的想法?”

“主,这个我有告诉过您的哦。”髭切眼睛一亮,提示她道。

“呃...稚气未脱的小姑娘?...还是什么...”记不起来了,审神者努力回想着,却一直被他那寓意不明的笑容扰乱心神。

“想睡您。”

............

围观的刀已经受不了这对小情侣似的,多多少少都离开了。这场没有硝烟,啊,不是,这场游戏进行到最后,是审神者受不了先喊了停的。因为她发现自从回答了那个的“第一印象”的题目后,之后的走向就变得奇怪起来,她一路似乎都在往下坡走,她真的不知道髭切那副看起来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是怎么记得那么多关于她的事情的。不过这也是...让她感到甜蜜和开心的地方。

“最后的结果出来啦。嗯...主上输了十次,髭切先生输了六次...抵消过来,就是主人要答应髭切先生四个要求。”乱一笔一划地在白板上清清楚楚地计算好,然后宣布了结果。

“要求嘛...你们自己商量就好~那么,我玩得很开心。”乱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蹦蹦跳跳地走了。

髭切牵起审神者的手站起来,跟她面对着相视而笑。一阵微风拂过,吹落了一大片樱花,簌簌地落下。就像初见时一样,漫天的樱花雨,闪耀的光芒过后,便是他挂着温柔笑容地看着她。

髭切靠过来,手指挤进她的指缝里与她十指相扣。他微微垂下头,抵住审神者的额头,接着歪了歪头,在她的额角落下一吻。

“...情人节快乐,主。余生也请多指教。”

看着他盛满爱意的眼眸让她的脸颊发烫,所以她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帘,“情人节快乐...髭切。”

“那么......”髭切贴近她的耳朵,用暧昧而低沉的声音问——

“您想选猫咪服,还是护士装呢?”

......就知道你心怀不轨!!!变态!!!

评论(17)

热度(48)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