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髭切婶】人鱼与珍宝(上)


*美人鱼婶×落难武士髭切
*完全私设,OOC,拒绝碰瓷,无比感谢。

  
(一)

深海里有着一条美人鱼,她每天都会趴伏在礁石上,等待着心上人的出现。她活了上千年了,第一次体会到何为“心动”。那是一种奇妙的感觉,想要日日夜夜看见他,想要触碰他,想要他对自己展露温柔笑意。

那是个怎样的人呢?她不清楚,因为她从来没有机会接触他。她只知道他住在海边的豪华屋子里,总是身着异国的白色西服,腰间别着一把橘红的太刀,那一头偏向于奶油色的头发总好像比阳光还要灿烂,总是闪耀着她的眼睛。他琥珀色的眸子像是蜜糖一样,柔柔地望着你时肯定能将人心都融化了去。他经常会到海边来,有时候是一个人,有时候身边跟着一个薄绿头发的男子,身上的衣服颜色跟他的完全相反,他一身纯白,只有衬衫是黑色的;而那位男子则是一身漆黑。

她觉得他们衣服的颜色跟他们的性格完全不符,即使她一点儿也不了解他们。虽然她的心上人嘴角总是挂着温柔纯良的笑,但她却隐隐感觉他有着一种侵略性和危险——这并不令她害怕,反而更令她感到好奇,还被他深深地吸引着。

她虽然年纪够长,但并不了解人类的事情。在对他产生这种奇妙的感觉之前,她几乎都是窝在深海里沉睡着。所以她不知道,岸上的那对男子,是如何地在人类世界里威震四方而又树敌无数。

她并没有想过要与他发生点什么,毕竟人类的寿命太短暂了,短暂得似乎一眨眼就过去了。与其守候一场无果的爱恋,不如让它不要开始。

可是,我们能够改变命运的走向,却无法挣脱命运的束缚。它给我们所缠绕上的丝丝红线,早已在我们没有察觉的时候,变得纠缠复杂了。





(二)

今天他没有出现,美人鱼从早晨一直等到黄昏,都没有再见到他。海心渐渐有一轮月亮升起来,将海面洒满了银辉,美人鱼仰起头,看着那幢屋子,屋内却漆黑一片不见灯光。她想,会不会发生什么事了呢?

她躲回海里,仔细观察着岸上的动静。

月上天心的时候,她等到几乎要睡过去了。才迷迷糊糊地听到一阵刀剑碰撞的铿锵声、马匹踏在泥土的沉闷声,以及人声的喧哗。还有火光的闪动。

这是怎么了?

伴随着“扑通”一声,她听见有什么被扔进了海里的声音,她往下看去——是他那把一直别在腰间的拥有红色刀拵的太刀。美人鱼摆动尾巴往下游去,抓住了那把刀。

“快!快去找!他肯定在这附近!”有男人的声音由远及近,慢慢靠近。

髭切倒在海边的沙滩上,他的腰腹受了刀伤,现在连护身的太刀也掉进了海里,他想,肯定要死在这里了。他捂着伤口,大口吸进带着咸腥味的空气,却丝毫缓解不了剧烈的疼痛。

火光渐渐趋近,他死死地盯着那深海里,似乎那里有着什么一样。

妖艳的美人鱼,渐渐浮出了海面。她的黑发被水沾湿而贴在雪白肌肤上,她唇间一抹嫣红,像是最漂亮的玫瑰花的红,她的眼睛,宛若蓝宝石一样,缓缓流动着光芒,又像是雨后的天空一般,澄澈透明。而隐藏在海水下的,是一条碧蓝色,正在不停摆动的鱼尾。她的双手捧着他的刀,慢慢的、惊心动魄地靠近他——

“这是你的刀,对吗?”

她就停在他的面前,近到甚至他伸出手就能触碰到她。髭切愣住了,不单只是因为她的容颜,还因为他是第一次见到她——原来世界上真的有美人鱼这种生物的存在。那些绘本上所写的,以及小时候听到的传说都是真的。

“想要活下去的话,我带你走。”

美人鱼伸长了双手,拉住他的手臂,将他和他的刀一起抱在怀里,沉入了深海里。髭切不知道她的力气为什么那么大,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是他在海里要怎么呼吸——

冰凉的海水将他的全身都包裹起来了,髭切瞬间打了个冷颤,腰间的伤口因为接触到海水而变得更加疼痛,他受不了地蜷起身子,下意识地向怀中那个柔软的身体贴近。

其实美人鱼很娇小,他完全能将她抱在怀里,可现在仿佛角色倒置一样,她变成了那个将他保护在怀里的人。

没等他反应过来,美人鱼忽然贴近了他的唇,他看到那张美丽的脸渐渐靠近、放大,然后她柔软的唇瓣便贴上了他的。他在瞬间睁大了双眼,奇妙地感觉自己能够在水下呼吸了。明明周身都被海水包围,却能够顺畅地吸气和呼气。

“你受了伤,再不治疗会死。”他听见她靠在他的耳边低喃着,“我带你回家。”她继续以这个搂抱着的姿势,带着髭切往更深的海底游去。

评论(15)

热度(65)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