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现代paro-髭歌」笨蛋爸爸

*子代预警.现代paro.我家髭切.女主有脸有名注意.

*日常段子.膝丸提到.

  

“Shut up!!Daddy is an idiot!!”
明明用日文说出来好像颇有点撒娇意味的话,怎么到英文就变得好像真的是在骂别人傻呢?

秋元遥歌倚在墙上,看着女儿生气地对着爸爸吼道。
因为她是个翻译家的原因,所以女儿从小就接触到英文,自然而然地耳濡目染,一张嘴英文也说的很溜。
“小樱花,快过来。”
看见自己的丈夫一脸笑眯眯地无辜的样子,心想一会儿女儿就要被他气哭,于是她连忙召唤她过来。

“怎么了,是爸爸又欺负你了吗?”
她把沙久罗搂在怀里,轻抚她的额头。
“啊啊,我可什么都没有做。”
髭切更加无辜,举起双手作投降状,她现在有点为难,怀里是女儿,眼前是最爱的丈夫。

“胡说!爸爸刚刚问我以后想跟什么样的男孩子结婚。”
源沙久罗搂住妈妈的脖子,怒瞪着髭切。
虽然大多数时候她都是一副温良的样子,这遗传了她妈妈,不过偶尔也会有彪悍的一面,比如现在。

“然后呢?”
“我说我想找一个像膝丸那样子的。”
“嗯嗯,没问题啊。”虽然不知道女儿到底看上了膝丸哪一点,但秋元遥歌还是保持着微笑耐心询问。
“然后爸爸就说,你可以嫁给弟弟丸啊。”

…………

“然后我就骂他了。”
“嗯,骂的好。”

秋元遥歌一脸无语的看着髭切,问题是后者还觉得这个回答没什么问题。
“没什么问题啊。”
“髭切你是笨蛋吗?小姑娘都知道的事情你都不知道?”
“反正弟弟丸还单身嘛。”
“这不是重点了啦!!但是为什么小樱花会喜欢膝丸那样子的……”
“可能觉得弟弟丸比较好欺负吧,哈哈哈。我们的女儿比较女王一点。”
“也不知道遗传谁……”
“当然是我啦。你也不看看平常在床上……”
“咳咳!!!”
小樱花发出了警告的咳嗽声。



评论(4)

热度(35)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