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和髭切的恋爱日常4

*是神明大人系列的后续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和髭切的恋爱日常



(一)

“说好了不能受伤的呢!”
“啊哈哈,这伤是之前战斗是弄出来的呢。”
我忍住泪水,差点没生气得跳起来跟他讲话。虽然他带着极御守,以他的实力和他身边的已经修行归来的五把小短刀,不会有大问题,但就算受伤也很令人担忧心疼。

“已经是中伤了啊……”
我抹了下眼角的泪水,生气地拉着他在手入室里坐下。
“没什么大不了的,主不要太担心。”他抬起手,不知是牵动了伤口还是什么的,动作顿了顿,但还是停在了我的发顶。

“什么大不了…帮你修刀又花费我好多资源…时间又久…你还那么痛……呜呜…”我一边帮他包扎,一边数落他,到最后责备的话语变成小声的哭泣,他这个人怎么就不懂照顾好自己呢?

“对不起……”
他充满自责地道歉,顾不上伤口便伸长双臂将我搂入他的怀抱里。
“我也不想让小短刀们受伤呢。但是……是我的错呢,让主人担心了。”
他语气诚恳,又带着点撒娇的意味,把脸埋在我的颈窝里,柔软的奶油色发丝轻轻蹭到我的脸颊,痒痒的。

“下次不许这样了……”
“谨遵主命。”



(二)

“主,能不能用命令的语气对我说一次话?”
“啊?”
我在刷剧的时候,髭切没来由地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命令我,去做任何一件事。”

他跪坐在我面前,一脸认真的样子。
我确实是……没有用命令的语气去跟任何一位刀剑男子说过话,我不知道他脑子出什么问题了,偏偏我们本丸里还没有龟甲,也不至于被传染…吧?

“为什么……?”
我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有点抖M属性,但是联想到以前在床上的时候…每一次都是被他欺负得哭出来,所以就算有某种奇怪的属性,也应该是S而不是M。

“因为想看看主人强势的一面噢。”
他曲起食指置于唇边,歪头思考了一下笑吟吟地给出答案。眯起的琥珀色眼眸里满是戏谑和笑意。

“……我才不要。”
我嘟起嘴,不肯接受他的请求。

“哦?不要嘛…没事,我有办法让您说出来。”
髭切突然转变语气,用敬语称呼我,这十分不妙,我有着不好的预感。

……

夜晚。
“嗯……髭切……”
已经难耐地很,可他仍然不肯给我。
“嗯嗯,请下达命令吧,主人。”
“……我命、命令你……快点……”

……

“看吧,我就说了肯定会有办法让主说出来的~”


(三)

有一段时间我曾经两三天都没有回过本丸,因为现世的学业真的太忙了,每天回到家沾枕头就睡,根本无暇顾及他。
以至于放假后我回去看他,一打开门就看见他站在那里,平常的欢迎话语也说的不再轻飘飘,而是明显的不悦。

“那个…髭切……抱歉,我这段时间太忙了…没有来看你…”
我拉住他的袖子,轻轻地道歉。

走在我身前的男子突然停下脚步,我没有来得及刹住车,一下
子撞在他的后背上。

“髭切……?”
我疑惑不解,心想就算他今晚把我折腾到虚脱,我也不会有任何怨言。
下一秒,他就把我紧紧地搂进怀里,手臂环住我的腰背。
“我还以为……你消失了。”
“这么久都不回来……久到我以为我要迎来下一个主人了。”

我忽然愣住,好一会儿才抬起手回抱他。
平常看起来一副什么都不在意的样子,其实还是对以前的经历感到不安啊…虽然也有着源氏重宝的高傲和霸气,但会变成现在的样子,也是因为之前的经历造成的吧。
因为有过很多主人,所以连名字什么的都懒得去铭记了。

“我不会走的,髭切。”
“永远也不会离开你的。”

评论(2)

热度(37)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