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心动

髭切x女审神者

一期x女审神者

跟叉叉一起的联文w一直以来都想玩的梗!!我爱她!!! @CXXXS


1.

髭切醒来时还早。午后的阳光正是最猛烈的时候,房间里的空调是适宜的二十六摄氏度,审神者在他身边睡得正香,蜷起身子往他怀里缩着睡觉。

他把被角掖得严实了点,俯下身去亲亲她的脸颊,心满意足地准备躺回去继续睡觉时,无意间瞥到审神者手机上的那一幅锁屏的照片,因为有新的讯息而亮起来的屏幕,背景的图片上的两个人,在他此时看来竟然觉得熟悉而又陌生。

两人都只是露出侧颜,审神者双手捧住一把刀,低着头露出羞怯的笑意,而与她面对面的,是拥有水蓝色头发的,粟田口的长兄。

本丸里那个温润如玉,看向审神者的眼神带着不易察觉的爱意的一期一振。

他穿着出阵服,双手覆盖住审神者握着他本体刀的手,也低下头,与她额头相抵,眉梢眼角满溢出来的柔情透过照片也能感受到。

这是一期一振和他的主人拍的照片,就连他自己也没跟审神者拍过这样的照片。

可是照片里的一期,似乎又和本丸里的一期有点不一样……是哪里不一样呢?髭切想不出来,也懒得去想。总之,是一期一振,那个自己的情敌。

审神者爱上了一期一振?

髭切眯起眼睛,视线回到审神者的脸上。他的手移到审神者的脸颊,轻轻抚摸着。眼神从温柔怜爱转变到了带着莫名的危险意味。兴许是被骚扰得无法再睡觉,审神者“嗯”了一声后睁开眼睛,看着近在眼前的髭切,她揉着眼睛嘟囔着说,“髭切你干嘛呀…我还没睡够呢……”

“主的手机屏幕上的照片…是怎么回事?”

髭切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和笑容不那么可怕,可是他知道他表现不出平常的那种神情。

“嗯…?”审神者还在刚睡醒的迷茫当中,她转眼看了下手机,新消息又来了,屏幕亮起来后她看了一眼,“啊”地惊叫了一
声。

“是跟叉叉的合影哦。”

审神者捧着手机开心地凑在眼前仔细地看了几眼,颇为花痴地对着屏幕里的“一期”笑。

“…谁?”

髭切很努力地想要从脑海中搜寻出这个审神者的模样,但是却想不起来一丁点儿的细节。

“上次来过我们本丸拜访的呀,你不记得了吗?那个很漂亮,很温柔的小姐姐。”

审神者坐起来,翻出手机里的照片,放在他眼前晃了晃,“就是这个啊。”

屏幕里是一个眉目精致的女孩子和他的审神者的自拍,审神者笑得灿烂,而那位审神者微微扬起嘴角,眉眼间确实是和审神者给他看的“一期一振”相似。

“那位审神者大人为什么会装扮成为一期一振的样子?”髭切眨了眨眼睛,十分苦恼地问。

“这是在现世很流行的事物,叫做cosplay,就是通过化妆呀、服侍呀把自己装扮成为喜欢的角色。比如说如果我想的话,我也可以装扮成髭切的样子。”审神者揉着眼睛,打了个哈欠对他解释。

“嗯嗯。”髭切点点头,“我还以为…主人爱上一期一振了。”他认错般地微微垂下头,连呆毛也耷拉下来,模样像是犯了错的金毛一般。

“怎么会呢。我喜欢的只有髭切呀。”审神者揉揉他的脑袋,把手机搁在一边。“不过我也喜欢小姐姐嘻嘻嘻……”

髭切:????



2.

“叉叉你来啦——!”

审神者看到另一位审神者少女的神情,不比她看到髭切出阵回来的惊喜少多少。髭切有些怀疑自己的刀生,他跟膝丸站在回廊上,看着审神者挽着那位审神者的手臂蹦蹦跳跳地走过来。

“髭切!这位就是叉叉啦。就是手机上的‘一期一振’,你可不要误会我也误会人家了喔。”

髭切叹了口气,笑眯眯地歪头向她打招呼。

“审神者大人,您好。”

“啊…你好你好。我都听小姑娘说了,差点成为破坏感情的民族罪人啊哈哈哈。”她笑起来的样子格外好看,比他家的小姑娘多了几分成熟和锐利之意。

“啊啦…一时间没有看清呢。应该说您太像了。那位…嗯……粟田口家的长兄。”

髭切拉了拉肩上的外套,眼神落在审神者大人身后随行的那位一期一振身上。

“我该把这个当成夸奖吗哈哈。”审神者大人转头看着身后的一期一振,无奈地皱眉,“一期之前也误会过我,觉得我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别的一期。”她瞥了一眼带着的一期一振,后者耳朵泛起不宜察觉的粉红,站的笔直,垂着眼帘解释道,“很抱歉……是一期眼拙……”

审神者拉着那位审神者大人的手,“快进来坐啦!…叉叉今天陪我……”小姑娘拉着审神者大人往房间走去,留着两位近侍在
原地互相对视了几秒。

“请进,嗯……”

“在下一期一振。”

“嗯嗯,总之请进呢。”

天下髭切一样忘名。

虽然和自己家本丸里的一期一振是情敌,不过这是别人家的,还是已经和自己一样,跟自己主人确立了关系的一期一振,髭切的心情就美妙多了。

“主人,很重要呢。”

髭切按照审神者的指示端来茶水和果子,端坐在天守阁前,喝着喝着茶便来了这么一句。

“是呢。髭切先生和审神者大人……?”

一期一振投过来探寻的眼光,不过向来教养良好的粟田口长兄并不会过于追究他人私事。

“嗯嗯。主是我的小姑娘。”谈到自己心爱的恋人,髭切就开始飘花,纷纷扬扬地飘。

“您的花飘了一地了…”一期一振保持微笑,“你也是吧。”髭切这么问了一句。“觉得主人比任何事物都要重要。”


他愣了一下,随后坚定地“嗯”了一声。

“是纵使不是天下一振,也会想要竭尽全力守护的宝藏。”



3.



“主啊……”髭切无聊地用手指梳理着她的头发,“为什么这么喜欢那位审神者呢?”

“诶?”审神者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后认真地思考了一下,回答说:



“一开始确实是因为好看啦,长得好看的小姐姐谁都喜欢不是嘛。”

“后来交谈了,就觉得她是一位很温柔的人。愿意听我说话,可以让我撒娇,聆听我的想法。比我年长,可以让我有依赖感,不用小心翼翼地找话题聊天。而且我想,不光是喜欢,还带着一点崇拜和向往吧。想要成为那样子的人,所以会更
加努力。”

“就是很喜欢啦。就像我喜欢髭切一样。”



髭切听完后半眯起眼睛,“主说的话…可真是让我感到嫉妒啊。”

“诶诶诶?髭切你干什么——”




评论(2)

热度(44)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