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明媚春光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带我家 @膝丸褲腰帶


1.

  

髭切枕在她的膝上睡着了。

春日的阳光很暖,轻飘飘地撒下来,落在他的身上,此刻的阳光一半照耀在他的身上,而他另一半的身体则藏在门檐下的阴影处。

他好似睡的极沉,奶油色的柔软发丝在阳光下折射出金色的光芒,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好像展翅欲飞的蝴蝶。
审神者低着头,长发垂落到他的胸口。她想,就算这么让她看他一整天,她也不会觉得腻烦。

髭切总喜欢枕在她的腿上小憩,晚上睡觉时也把她抱的很紧,就好像是怕她会消失一样。

占有欲很强的他,给人的爱情表现也是这样的炽热。很多人都不会喜欢这样的亲密距离,但她却不一样。她想要的感情是绝对亲密和炽热的感情,不想要有距离感,想要清晰地感觉到被爱着。

也只有髭切能给她。

审神者轻轻用指尖抚摸过他的脸颊,细腻的肌肤触感几乎比女孩子的都要好。
偷偷地揉了几下他的头发,果然手感不是一般地好,让她联想到大型的猫科动物。

划过高挺的鼻梁,来到形状优美的薄唇上。
嗯…怎么形容呢,大概是看起来就很好亲的样子吧。

这双嘴唇,会含着笑地说出甜蜜的,调情的轻软话语。也会温柔的,急切地亲吻她的嘴唇、肌肤。给她留下一个个让人既恼怒又羞涩的粉红痕迹。

太过于沉迷回忆,她都没注意到髭切忽然抬起手,一把将她的小手握住。
“诶?你醒了…?”
“主啊,摸了那么久了……”
被揭穿之后审神者羞红了脸颊,想要收回手但被他紧紧握住。

髭切保持着原来的姿势,阳光照进他的琥珀色眼眸里,显得整个瞳孔更加地通透明亮,就像一块琥珀石。
“只、只是无聊而已……!而且你也这样那样,我也要回报给你一点啦!!”
更多的详细描述,她说不出口,但气鼓鼓地反击着。

“嗯?哪样?”
他无辜地眨着眼睛,不知道是真的不懂还是假装不懂。
“主想摸的话,还有很多地方可以摸呀。”
轻飘飘的语气,完全听不出来像是在调情,可审神者还是听出了他语气里的暧昧之意。

“才、才不要……”
她害羞地扭过头,髭切抓着她的手,轻轻地亲吻指尖。被这痒痒的感觉分散了注意力,他抬起另一边的手,按住她的后脑。
审神者慢慢弯下腰,直到亲吻上他的唇。

好像在春光里逐渐变热的不只有天气,还有她的身体。
“我们……回房间吧。”
意犹未尽地结束,髭切迅速直起身子将她抱起,在审神者还没反应过来时,大步迈向她的房间。

评论(2)

热度(54)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