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愿者上钩

髭切x遥歌

我家髭切,OOC必然的,完全私设

非全年龄段注意,野战车注意

储粮地目录总集

1.

髭切看着整天窝在天守阁的审神者琢磨起来。

天天待在家里不是个事儿,尽管她大多数时间是与他一度过的,也好听地给出了“想跟髭切腻歪在一起”这样令他无法拒绝的理由,但还是得带她出去溜达溜达。不然闷坏了怎么办。

他捧着点心经过厨房的时候刚巧看到烛台切拎着一个小铁桶回来,两人打了招呼,髭切瞥向桶内,清澈的水里有两条鱼正在游来游去,颇为活泼。

“这是…”

“这是今晚的菜式呢。从万屋买回来的,新鲜的鱼。”

“啊…说到这个,”髭切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一样,一手握拳拍在另一边的手掌心上,“烛台切先生,您提供了一个很好的主意呢。”说完就笑眯眯地走了,留下烛台切一脸疑惑。

“钓鱼?…”审神者从床上坐起来,“啊…髭切知道的…我……”

“‘想跟我待在一起’,对吧?所以这次就我跟主两个人去喔。也是独处呢,不过是换了个地方,还能去野餐,不是很好么?”髭切截住了她的话头,把她从床上捞起来,“如果主不去的话,那我们来做一些更有意思的事情吧?而不是仅仅‘待在一起’。”

审神者跪在床边,直着腰被他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更有意思的事”一开始她还不知道是什么,当髭切撩开她的裙子下摆摸上她的大腿时,她才意识到如果不赶紧制止可真的就是停不下来了。

“好好好!我去我去——”

屈服于命运的爪牙。

2.

髭切一手扛着两把鱼竿,小铁桶挂在鱼竿上,背上还背着一个篮子,另一手紧紧地牵着审神者,走在本丸后山的小道上。小道由一块块石板铺成,一路蜿蜒曲折,刚好能容纳进两个人并肩走过,仿佛就是为了他们两人量身定制的。

光是简单地牵着手都觉得不满足,审神者的小手不安分地动了动,手指挤进他的指缝间,与他十指相扣。男人的掌心温暖,紧紧相贴的肌肤很快蒸出一份湿热。

髭切也把她拉得更近了些,惹得审神者几声清脆甜美的笑。

“主在笑什么?”他低下头,阳光从树叶的缝隙中洒落下来,斑驳留在他的眼中,映得他的琥珀眼眸更加通透。

“笑你呀。”审神者歪着头向他笑着,弯弯的眉眼透出狡黠的光。

“啊呀,我有什么好笑的吗?”他的拇指摩挲着她的拇指外侧,暧昧不清的调笑。

“髭切把我牵得这样紧,是怕我会走丢了吗?”

“是啊,怕主人会被哪个妖物给迷了眼。”

明知在用她的灵力构建的本丸里不可能有其他灵体的存在,况且还有这六十多位刀剑男士充沛的神力,走到哪里都是安全的,不过髭切还是想拿这个来逗一逗她。

“哦——那那个妖物肯定长了一张跟髭切一模一样的脸,才会把我迷得神魂颠倒的。”

髭切的理智之弦跳了跳,他的小姑娘真是越来越会说话了。

走到视野开阔处,湖泊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细碎的光,髭切挑选了一处湖边树丛的缺口处,比起平坦开阔的岸边,这里距湖面有点落差的水域,更容易钓到大鱼。

既是钓鱼也算半个野餐,审神者从篮子里拿出碎花的布铺在草从上,点心和果汁也一并拿出来。

髭切则把鱼竿搭好,跟审神者并肩坐在岸边等待着。

钓鱼,讲究的是耐心。

而审神者坐了十分钟就坐不住了,开始蠢蠢欲动。

“鱼啊鱼啊……怎么还不来呢?”她托着下巴,摇头晃脑地盯着毫无波澜的湖面,“真的能钓到鱼吗?”她怀疑地看向髭切。

“嗯……愿者上钩?书本里是这么写着的呢。”髭切倒是一点也不着急,慢悠悠地拿起一个团子放进嘴里。

审神者觉得无聊,坐多了几分钟便先是跑到树丛旁边摸索着,髭切撑着下巴瞥了这个不安分的小姑娘一眼,想着这里应该是不会有什么危险的,便也由着她去了。

“髭切!——你看!”几分钟后审神者捏着几朵白色的小花从树丛中探出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呆毛上沾着几片树叶,她跑过来窝进髭切的怀里,坐在他盘着的腿上,把手中的两朵白色小花别在他的耳后。

“鲜花配美人,髭切真是太合适啦。”

髭切眨了眨眼睛,抬手摸摸那朵柔软的小花。相比于花瓣的柔嫩,髭切搂着她的腰的手所能感觉到的,隔着他的手套和衣料下的少女的肌肤,更来得令人爱不释手。
审神者因为玩闹而出了一身薄汗,白皙的脸颊泛着粉红,唇瓣透着诱人的光泽。髭切垂下眼睛看着她,琥珀金眸内多出了几分不一样的情绪。

审神者也开始打量他的脸。

无论看多少次都不会觉得腻,反而越看越有韵味。偏女性化的五官绮丽,眼尾上挑的琥珀眼瞳在正视你的时候带着十足的威压感,像是被狮子盯上的猎物一般,能让人轻易地感觉到不安。平常迷糊地歪起头看着绵软无害,但他笑吟吟压低声音靠近你,偏偏又像是勾引着你沉沦,轻软的声线太有蛊惑性,一不注意便被他紧拉着沉溺于情爱深沼,挣脱不得。

他身上的这种少年感和情色感糅合在一起,成功地牢牢吸引住了她全部的注意力。

“主还真是……没有耐心呐。”

髭切的手指轻轻抚摸着审神者的下巴,像是他平常抚摸狐之助一样用食指轻轻刮蹭她的下颚。“不如用等待的时间来做些别的事情?”他忽然捏住她的下巴,薄唇就覆了上来。

后来一条鱼都没钓到

质问箱←我的质问箱

——————

求评论!!!你们的评论是我更新的动力!!!
很久没写车,尝试了一点新的写法,希望小可爱们喜欢ww
不好意思评论的也可以走质问箱问我问题,什么尺度的问题都可以接受!!!没错!

——————

源遥歌

Oct  6  2018

感谢阅读

评论(6)

热度(36)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