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髭切是什么味道的呢?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自家本丸。

膝丸客串出场




  

髭切是什么味道的呢?

审神者思考这个问题思考很久很久了,从他们在一起第一天,她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髭切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香味,但是她至今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

比檀香清丽,比皂角香婉转,比果香沉稳。

她每次拥抱他时,将脸埋入他的颈窝里深深吸一口气,就能嗅到好闻的气息。不像是沐浴露的味道,因为他和她用的是同一种沐浴露,水蜜桃的香气,甜甜的。放在她身上却更显诱惑勾人,每次沐浴出来,都会被抱住做些亲密的事情。

髭切也不像是会用香水的人吧?

为了探究这个问题,审神者拉住了膝丸。

“膝丸,那个,你有没有觉得你哥香香的?”

“诶?!”纯情的膝丸没想到她会问这样的问题,一张脸顿时涨的通红。“您、您怎么问这种问题?……我可不知道啊!”

“你不是对你哥的每件事都了如指掌吗?连他用哪个沐浴露都清楚来着。”

可能是因为有前车之鉴,他误会了审神者的意思,以为她此时的轻笑是嘲讽之意,她不解的眼神里暗藏杀意,仿佛下一秒就要拔出他阿尼甲的本体把他砍个七零八落……

膝丸吓得连退两步,“我,我错了!……主人,我没有那个意思的啊!!我跟兄长之间真的是单纯的兄弟之情!!您不要为此生气了,也不要不理兄长……”

他低下头,完全没有源氏重宝的傲气,就这么乖顺地向一个小姑娘垂下身姿。

“唉……”

审神者叹了口气,上前一步用像平常抚摸髭切的头发时的动作,也揉了揉膝丸的头发。该说不愧是兄弟俩吗,示弱的样子都那么地让人心软。

“我可没有那个意思呀,只是单纯的想要确认一下我的感觉而已。毕竟最了解髭切的,除了我就是膝丸了吧?”

她看着他抬起头,温温柔柔地一笑。

膝丸这次又红了脸,这可又让她觉得奇怪了。

“怎么了吗?”她歪了歪头,问道。

“没、没有的……!”膝丸使劲摇摇头,“关于您说的……兄长身上的香气……”他略微思索了一下,“我没有感觉到呢。好像兄长也不用香膏之类的。”

“诶……该不会是我的嗅觉出了问题吧……”

审神者摸着下巴,决定自己亲自去寻找答案。

“主人慢走。”

膝丸深深地看了一眼娇小的女孩背影,羡慕着自己的兄长能占有这么可爱的主人。

嫉妒会让人变成恶鬼的……他想到兄长经常说的话。

“髭切?你在干嘛啦?”

女孩子总是这样的,无论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多么坚强,但一到了爱人面前,总会变得柔软娇弱。审神者虽然平常就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孩子,但在髭切面前就可是不能再甜美了,连声音也是酥软清甜的。

“嗯?你回来啦?”

他正坐在审神者的床上,柔软的奶油色发丝还泛着湿润的水汽。髭切的声音柔滑得如丝绸一般淌过她的心间,撩起一阵触动。他刚洗完澡出来,披着的浴衣只松松垮垮地在腰间系了个结,露出大片精壮结实的肌肤。

“我在等你回来呢。”

他放下擦头发的毛巾,对审神者伸出手,手指微曲——

“到这里来。”

“髭切——”

审神者小跑着扑入他的怀抱,冲力使得他们一起倒在床上。

“哎呀哎呀,主这是在投怀送抱吗?”

他稳稳地搂住了审神者的腰,侧过脸凑近少女的脖颈处深呼吸了一口。

“主的身上,有好闻的味道呢。”

温热的呼吸喷薄在她的颈项上,痒痒的,又很暧昧。

“髭切也有香香的气息。”

她将脸埋入他的颈窝,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清淡的香味混着沐浴露的水蜜桃的甜香,还有带着男人气息的荷尔蒙,一起钻入她的鼻腔。

她一点也不觉得讨厌,要知道她在现世里可是很讨厌异性的触碰甚至是靠近的。但是唯独他不同,只要髭切想,要做什么都可以。

“为什么别人都说闻不到呢?是我的嗅觉出了问题吗?”

她抬起头,将下巴搁在双手交叠的手背上,趴在髭切的胸膛上看着他。

“嘛…毕竟大家都是男人吧?”髭切轻笑几声,“而且……”他搂着审神者腰肢的手突然收紧,翻了个身就把可爱娇小的少女困在身下。

“只有情人之间才能闻得到的哦。”

“如果主想把它叫的好听点,那么就是爱情的味道吧。”

柔软的唇瓣覆了上来,很快她的思绪便被这甜美的长吻给弄的一塌糊涂,沉溺于他的温柔里了。

爱情……

真是美好的词语呢。

——

本篇又称“如何优雅地吸髭切”
髭切真的是很香了
我是痴汉x

源遥歌

June 18 2018

感谢阅读

评论(10)

热度(101)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