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和亲友的联动文

*有髭切x女审神者成分,我家髭切,OOC属于我,完全私设。

*婶有名字


“今晚我打算邀请罴栋来吃晚饭哦。”

遥歌扯了扯髭切的袖子,后者从因为看公文看得昏昏欲睡的状态中逃脱出来,“嗯?”了一声后,又听她继续说,“毕竟她帮我带了本丸那么久,我至少也要请她吃一顿饭的。”

髭切托着下巴,秀丽的眉毛微微拧起。

“怎么…了吗?”遥歌偏了偏头,疑惑道。

“可是我呢,并不怎么想见她呢。”

遥歌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恋人对于这段时间的代理审神者并不是很喜欢,但她也没有办法。“髭切,不要这样呀。”她抱住髭切的手臂轻轻晃着,“就是吃个饭而已啦?”

“嗯……”髭切沉吟了一会儿,“那好吧。”

“髭切你真好啦!”她凑过去,在髭切的脸颊上亲了一下。

“说好了,主不要让我跟她独处喔?”髭切被顺毛顺好了,偏过头将她抱进怀里。“不然白切黑的外号可不是白来的哦…?”他轻轻咬了咬遥歌的耳垂,尖尖的犬齿坏心眼地在上面留下一个红痕。

“好、好的……哎,别乱摸啊!——”

虽然说答应了爱妻的请求,髭切心里还是有点抗拒的。毕竟那段时间他被那个所谓的代理审神者命令来命令去的,即使她跟自己解释说是主人下达的命令让他也去挖毛利,不过不能亲自看着主人对自己下达命令的样子还是感到十分不爽。

此时他跟在遥歌的身后,看着她与罴栋交流着。

罴栋身后的是一把陆奥守,髭切眯起眼睛打量着他。他的练度与自己的应该是一样的,不过……

身为化为人形的刀剑男士,他们的灵力是审神者供给的。当然,也只有审神者的枕边人,灵力和神格才是最高的…但是,虽然眼前的陆奥守和罴栋似乎是有那么点暧昧关系,不过似乎还没到他和遥歌那种阶段。

“罴栋,快进来~”遥歌上前抱住罴栋的手臂,两个小姑娘就先进去了。“髭切殿,请多指教啊!早就听主人说过这边的情况了,您跟审神者大人真是恩爱呢!…”

髭切带着一贯的微笑,点点头。“嘛…毕竟我跟主可是……”

“遥歌,今晚就我们两个吃饭吧?你可千万别叫上你家髭切。”罴栋回忆了一下之前每次来遥歌的本丸时,如果遇上是髭切开门,她准能看见,髭切在开门之后看见她时笑容逐渐凝固的过程。

“不会的啦!他会被我打发走的。今晚是我们的女孩之夜噢。”她blinkblink地眨眼,“我叫光忠做了很多好吃的,然后我们把桌子搬出来,在外面吃……”

“唉,还是其实蛮羡慕你跟你家髭切的…那么恩爱。”罴栋摇摇头,“感觉我那个……”

“诶?陆奥守吗?…你喜欢就要上啊!!!”

不得不说女生之间还是真能聊,在她们吃饭时在不远处守着的两位近侍保持着为主人守夜时跪着的姿势,有一搭没一搭地也开始聊起来。

“髭切殿,介意我问问题吗?”

“嗯?”

“是你先追的审神者大人还是大人先追的你?”

“主觊觎我已久,正好我对她一见钟情。”

“……在一起很久了吗…?”

“九个多月了吧,结婚也有半年多了呢。”

“看不出啊…审神者大人还没成年吧……?”

“有什么问题吗?”

“不不不…没问题没问题……”

不敢再吱声.JPG

————

“啊,罴栋,我去一下洗手间。等我回来喔。”

在吃完晚饭之后,遥歌起身对皮冻这么说着 ,罴栋也点点头,等她离开自己倒开始欣赏起她家本丸的景色起来,遥歌似乎是随心所欲让本丸按照四季规律变化的,现在正是夏天,虽然很热但是晚上在室外也不觉得闷热,不断的有凉风拂过来,也是很舒适了。

遥歌上完洗手间回来,提着裙子欢快地走在回廊上,突然手腕被握住,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困在身旁的墙与那个人之间。

“髭切,你干嘛啦!…”

髭切弯着腰,一只手握着她的手腕,另一只手撑在墙壁上。半弯着腰注视她。审神者没有太多地被惊吓到,这家伙总会时不时地弄一些偷袭。

“时间,很长了呢…主都不陪陪我?”

原来吃醋了。

“再聊一会儿她就走了嘛…我今晚都是你的……”

她乖顺地蹭蹭他的鼻尖,似是讨好。

髭切垂下眼。他的脸真的很好看,纤长的眼睫微微颤动像是振翅欲飞的蝴蝶,琥珀的颜色被切割成片片细碎的光,他的嘴唇薄而弧度优美,在这个黑暗,只有微弱光芒的环境下,更是被渡上了一层温润的光,透着暧昧。

“我想吻你,主。”

遥歌带着羞怯地闭上了眼睛,手臂自然而然地勾上他的脖子,双唇相贴,小舌被勾诱而出。在隐秘的角落里尽情缠绵厮磨着。

有细碎的脚步声,落入了髭切的耳朵里。他本就是半睁着眼睛,享受着她沉醉于甜美长吻中的表情的,余光瞥到了一个算是熟悉的身影。

即使太刀的夜视能力并不出众,但如果连一个人类不加掩藏的靠近都察觉不了的话,他也无法在战场上活下去了。

他轻轻哼笑了一下,搂过遥歌的腰,手掌贴着那里缓缓抚摸。因为是夏天,她穿着短裙,髭切就擅自抚摸过她的大腿,听着怀里她越来越重的喘息,才恋恋不舍地松开她。

“你…你把我的口红都吃掉了……”

亲吻过后被他的视线弄得实在不好意思,遥歌转移了话题。

髭切的手移到她的面颊上,指尖点着她的嘴唇,“主还为了那个什么…嗯……猪肉冻?特意化妆,我都嫉妒了呢……”他看着妆容精致的审神者,虽然也不是第一次看见她带妆的样子了,但她化妆之后总带给他一种奇妙的感觉——她长大了,更成熟更漂亮了。

“没有特意啦,我哪能素颜见人……平常对着你都是素颜,那还因为我信任髭切,敢把最真实的一面展露给你看呢。”遥歌撅唇,瞎掰着那些在网络上看到的句子。

“哎呀——”髭切笑起来,声音软软的,像是丝绸一样滑过她的心头。“主学坏了,说着这些糊弄人的话。”他的视线盯着她的嘴唇不放,“看来今晚要好好教导您了。”他偏过头,柔软的嘴唇含住她的小巧可爱的耳垂。

“髭切——”因为他的靠近,遥歌下意识地偏头,这一偏头就看到了不远处的罴栋——

“啊!——罴栋……”

这一回是真的吓到她了,她连忙推开髭切,扯了扯有些松开的领口,既尴尬又不好意思地朝皮冻跑过去。

“你、你怎么来了…我……”

她羞耻地直接捂着脸,不敢再去看她。
罴栋倒是淡定得很,见遥歌久久不回来,自己也正好想去上个洗手间,于是就寻了过去,没想到一转角就在黑暗处看到一对亲密缠绵的爱侣。她也不好撞破,虽然有些尴尬,但只好躲在一边了。

“没事没事,我就是想去个洗手间,然后没想到……嗯…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她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遥歌,祝你好运。”

和罴栋的晚餐聚会终于结束了,遥歌送走了他们之后丧气地唉了一声,目光落在一边的髭切上,“都怪你!这让我以后怎么面对她!!超级尴尬!!…”

“嗯?我怎么了吗?可是主当时也很享受的样子呢。”

“你!你——”

后续:

“遥歌,你腰还好吗?”

“别说了……(捂脸)”

评论(3)

热度(32)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