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髭切×女审神者#缪斯 R18

太好看了啦!!!完全被治愈了!!!!
横姜爱你!!!!
我的髭切真好看ww

横姜:

提示:


1.这篇是专门给遥歌 @源遥歌 写的,是她和她的髭切。最近有很多事情所以拖了很久才写完,中间也有遥歌小可爱和我的讨论23333,全篇高糖分,欢迎食用。


2.故事设定里,髭切是源氏长子,职业为画家。遥歌为秋元家的小女儿,是芭蕾舞舞者。故事是现代Paro,R18部分在文章正文尾的链接里面,请用手机打开。如果打不开的话,等我微博发布文章吧~


   
     玻璃窗上的水汽因为寒冷而凝结,在透明的窗面上展现出精致的纹路,铺下一片霜白。然而室内却暖意融融,仿佛春日。壁炉里堆放的松木渐渐被橘红色火苗吞噬,火焰吻过之处皆化灰烬。空气中弥漫开木柴被燃烧后发出的气味。偶尔有小小的火星从火焰中跃出,在空中闪过又迅速的消弭。


    缥缈的歌声从远处传来,纯净的女声与童声完美结合,奇妙的贴合了此时的气氛。


    洁白的屋顶上缀着缎带扎成的花朵,原本不会让人注意到的角落里摆放着巨大的圣诞树,青绿色的松树上挂满了各种小巧的礼物和铃铛,洋溢着浓浓的节日气息。身形修长的男人背对着壁炉站着,手里似乎拿着什么东西。暖色的灯光从他的头顶洒下,在他的脚边落下不规则的阴影。


    他仰起头去看墙壁上挂着的古钟,眼里涌现出笑意。


    指针此刻走的无比的缓慢,他想要将时钟调整到他所希望的那个时刻,这样,就能够见到她了。每一秒都变得漫长,他想要看到对方,无比的想。


    “兄长,你要的东西我带回来了。”薄绿色短发的青年推开门进来,扬了扬手里的红丝绒盒子。他一边走一边脱外套,结果却被男人拉住了胳膊。


    源髭切笑眯眯的拉着自家弟弟,慢条斯理的把他脱到一半的外套重新套在了他的身上。膝丸对此受宠若惊,正想说几句感谢的话的时候,就看到自家兄长用软绵无害的笑容对着他做了个出去的手势。


    “哎呀,真不巧呢,今天晚上有一位非常重要的小客人要过来哦,所以,膝盖丸还是去本家住吧~”髭切的眼里是温和的笑意,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所说的话对膝丸产生了多么大的杀伤力。


    “兄,兄长,我是膝丸啊!膝,丸!”


    被打击到石化的青年回过神来想要跟自家兄长好好谈谈,却被挡在了门外。隔着门,他听到了兄长含着笑意打电话的声音。沉默了片刻,膝丸拢了拢外套,打开车门驾车离开。


    他已经知道要过来的是谁了。


    那个,叫秋元遥歌的女孩子。是今天晚上源氏长子唯一的客人,也是他的爱侣。


    送走了弟弟,髭切转身就拿起了手机,熟练的拨打了那一串电话号码。电话很快被接听,他听着屏幕里传出的声音,露出舒心的笑容。她似乎在外面,他听到了隐约的风声和嘈杂的人声。但是很快她身边的那些声音都消失了,只剩她甜美的声音隔着屏幕传过来。


    “晚上过来吧?圣诞节约会哦。”他放轻了声音,“遥歌,我很想你。”


    “诶诶诶诶?好啊,我刚结束练习诶……这就过去。”


     她挂了电话,而他,拿起了那只小盒子,塞进了西装裤的口袋里。


    源髭切看着窗外的雪,好半天没有出声。他脸上的那种闲适已经被紧张所取代,他从未如此认真过,也从未被一个人影响如此之深过。今夜是最特殊的时刻,决定了他很多事情的走向。而他现在所能做到的,就是等待她的到来。


    秋元遥歌推开门的时候,首先看到的不是满屋子的圣诞节装饰,而是站在窗边的那个人。奶油色短发的男人正在看着窗外的景色,室内柔和的灯光在他的侧脸上打下柔和的阴影。在家却穿着白衬衫和黑色西装裤,他仿佛要参加某个神圣的仪式,打着领结,装束一丝不苟。裁剪得体的衣物显现出他几乎完美的身形,即使是一个背影,也会让人移不开眼。


    她呆呆的看着,而他像是有着心灵感应,缓缓地转身。


    他的眼睛是琥珀色的,在灯光下那琥珀色纯净的接近金色,纯粹而华美。他的眼神无比的柔和,眼眸深处像是有一处湖面,缓缓地荡开涟漪。当他注视着她的时候,她会觉得她就是他的全部,是最重要的存在。


    “晚上好,遥歌。”髭切对着她伸出了手,“要牵手吗?”


    遥歌看着他,毫不犹豫的握住了他的手。


    她在触碰到他的手的那一刻,被用力的带入他怀里。鼻尖碰到他的衣料,她抬起头,眼眸却被一条黑色的丝带轻轻蒙住。恋人修长的手指亲昵的摩挲着她的眼角,她不明所以,紧紧地抓着他的衣袖。


    “乖孩子,来,跟着我吧。”他浅浅的笑声在她耳边响起,带着蛊惑人心的力量。


     被蒙住眼睛的时候其实秋元遥歌是有些害怕的,但是她的手被髭切握住时,她发觉那些所谓的恐惧和不确定都是可以消除的。只要这个人在,只要这个人还用力的握着她的手,只要他还爱着她,那么,她就不会害怕。


    被带着进入大厅的时候,她闻到了香味。


    “好了,慢慢睁开眼睛哟。”


    丝带被抽离的时候,她眯起了眼。等到可以适应光亮的时候,她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天花板上缀着缎带束成的花朵,墙壁上挂着驯鹿的标本模型,而墙角里堆放着漂亮的圣诞树。圣诞树上悬挂着各种精巧的小礼物,带着闪粉的包装纸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壁炉里的火还在烧着,给室内带来无尽的暖意。眼前的长型餐桌上铺着精致的桌布,刀叉锃亮,洁白的盘子被放在一边。餐桌最中心的地方摆放着制作精美的正餐和甜点,之前她嗅到的香味正是来源于此。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是这里最耀眼的存在。


    “圣诞节快乐,我的女孩。”


    源髭切执起她的手,带着她走到餐桌前坐下,替她拉开椅子。用餐的过程很愉快,遥歌全程被无微不至的照顾着,她甚至都不需要自己做什么,对面的男人就已经替她全部做完了。髭切甚至还很愉快的开了一瓶红酒,倒了一些给她。


    遥歌没有喝酒,她只是专注的盯着他。源髭切品酒的时候动作及其优雅,他微微扬起下巴,咽下酒液的时候喉结滚动,莫名的有种让人无法转移视线的性感。


    她低下头去看餐盘里的东西,然而此时她已经无法再继续进食了。再多的食物都只能是观赏的对象,她如果想要轻盈的起舞,那么必须舍弃掉某些东西。即使这些食物是他精心准备的,她也不能再吃一口。对于舞者而言,体重的标准即使再苛刻,也必须要遵守。


    髭切似乎已经料到了这一情况,他晃了晃杯子里的红酒,对着她露出意味深长的表情。


    “遥歌,要去我的画室看看吗?”


    这是他们交往这么久以来,他第一次邀请她去他的画室。


    秋元遥歌点点头。她知道他是画家,然而她从未参观过他工作的地方。这对她而言,是了解他的另一个途径。她想要……看到他生活的世界的方方面面。


    推开那扇紧闭的雕花大门的时候,源髭切没有动,只是轻柔的推了推她的后背,示意她走进去看看。她回头去看他,然而他却只是背着手站在门口,并不打算随她一起进去。


    “里面,有我送给你的礼物呢。”他笑着说。


    遥歌慢慢的走了进去。


    画室很大,也很空旷。除了必要的工具以外,就只是一幅一幅的作品陈列。她看到的第一幅画,是一个站在梧桐树下的少女。少女系着红色的围巾,背对着她,站在枝叶凋零的梧桐树下。不知为何,她觉得画中的人很眼熟。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呢。”髭切的声音从她的背后传来。


    “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遥歌回头去看他,一脸的惊讶。


    “不是哦。说起来,我第一次见到你,是在那条梧桐路上呢。当时你从我身边路过的时候,没有看到我哦。”他叹了口气,“当时被惊艳到了,围着红色围巾的遥歌,笑容很美。”


    那个时候的他还处于作画的瓶颈期。他无比的庆幸自己在那天早起去了那条街。当他的眼中出现她的身影的时候,仿佛所有的颜色都在那一个瞬间失去了,只有她,是最鲜活的颜色。


    道路两旁的梧桐只剩下弯曲缠绕的枝桠,苍灰色的枝干上还残留着积雪。系着红色围巾的女孩子从路上走过时,带来一阵清爽的香味。她梳着高高的马尾,乌黑柔顺的长发在身后晃动,看起来无比的蓬勃朝气。源髭切下意识的看了她一眼。


    正好女孩子回过头来,似乎注意到了他。


    她的眼睛清澈又漂亮,瞳孔是浅浅的蓝,像是最纯粹的天空。被这个女孩子注视着的时候,仿佛就像是在天幕下站着,即使不动,也会觉得阳光直接照到了心底。


    源髭切有片刻的愣神,然而等到他回过神的时候,她已经和另一个女孩子手牵手走远了。


    这是他们的初次见面,然而她却不记得他,在那次奢华的宴会上,他再一次看到了被父母带过来的她,知道了她的名字。秋元遥歌一直以为他们是在那场宴会上认识的,其实不然,对于髭切来说,他们早就在那个初冬的早晨就已经产生了交集。


    “遥歌,继续往前走。”俊美温和的男人倚着门,伸手指了指前方。


    女孩子迟疑了一下,却还是听了他的话,继续朝前走。她迈出第五步的时候,看到了面前放着的第二幅画。那张作品选择了舞台的背景,然而台下却没有乌泱泱的观众,而是只有一个带着帽子的年轻男人。舞台上聚集了所有的灯光,画师用了绝妙的光影对比,将画面晕染出朦胧的效果。


    最让她惊讶的是舞台中央的人。她已经知道了他想要告诉她的是什么,也第一次知道自己原来在他的眼里是多么的美好。画面上除了女孩所在的地方外都是暗色,唯独她所在之处,聚集了所有的光。她穿着洁白的芭蕾舞裙,单只脚点地,另一条腿优雅的抬起,像是天鹅湖中最美丽的那只白天鹅。


    “遥歌的笑容,是我所见过的,最美丽的东西呢。”


    源髭切抱着胳膊注视着她的背影。


    他是有私心的,在作画时将其他的观众都省略掉,只剩下他一个人坐在观众席上,仿佛这样就可以看到她的全部。他所想要的,是这个女孩子的一切。贪婪会使人变成恶鬼,他原本最为不屑,可是如今却也被爱意的贪婪所俘获。


    “遥歌,继续往前走哦,到最后了呢。”他笑起来,“看完了最后一幅画,就可以过来了。”


    秋元遥歌颤抖起来。她继续朝前走去,最后在一个玻璃柜前停下脚步。


    在看到柜子里放着的画的那一刻,晶莹剔透的泪水从她的眼中涌出。极度的幸福所流下的眼泪是一种证明,她欣喜而不知所措,站在那里沉默着。


    画面上的年轻男人穿着洁白的西装,站在一片花海之中。他朝着她伸出手,脸上带着温柔而缱绻的爱意。而画面中的她,穿着与他相配的婚纱,层层叠叠的裙子华美而纯净,点缀着无数细小的星子。黑发的女孩子带着洁白的头纱,长发被盘成漂亮的发髻,美丽的像是传说中的神女。她脸上的笑容幸福而灿烂,让人移不开视线。


    秋元遥歌捂着嘴,明明在哭,却露出了笑容。


    “遥歌,到我身边来。”身后传来髭切的声音。


    她擦了擦眼泪,扭头朝着门口的青年跑去,扑进他的怀里。


    髭切搂住了她的腰,单手捏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瞧见女孩子脸上的泪痕,他无奈的皱了皱眉,伸手轻柔的去擦她的眼泪。遥歌紧紧地抱着他,乖巧的由着他抚摸着脸颊。她满心都是他,心脏被满满的喜悦和甜蜜充斥着,她简直想要欢呼雀跃。


     “哭了吗?真是抱歉,没有想到居然让你哭了。”髭切弯腰去吻她的额头,“最可爱的遥歌,虽然哭泣的样子也很美,但是,还是笑着更好一些呢。”


     “很开心,太开心了才会忍不住哭泣。”女孩子摇了摇头,洁白的脸颊上晕开粉色。


    她深深的看着对方,漂亮的眼睛里满满的感动和喜悦。


    忽然,髭切松开了她,朝着她单膝跪地。他抬起头去看她,手心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红丝绒小盒子。盒子被打开,一枚设计精巧的戒指在灯光下泛着银光。


    这个一身贵气,从未向其他人屈服的人,在这一刻对着自己心爱的女孩弯下了膝盖。他诚挚的看着她,将那只戒指缓缓的举到她的面前。


    “秋元遥歌小姐,你愿意嫁给源髭切先生吗?”青年微微眯起眼睛,语气和缓,却带着不容拒绝的强势,“你有两个选择,一是愿意,二是……愿意。”


    他胸有成竹,就好像已经知道了她的想法,想要将她套牢一辈子。


    确实,他对秋元遥歌的了解之深,到了一个可怕的程度。他知道她会答应,也知道她会一心一意的深爱着他。


    将那枚戒指套在她的手指上时,源髭切满意的眯了眯眼。


    遥歌的脸颊已经完全的红了。她看了看戒指,又看了看站在她身边的他,努力平息着心跳。没有经过父母的同意而擅自答应髭切的求婚,是她这么多年做过的最疯狂的事情,可是她一点都不后悔,一点都不。在他朝着她单膝跪下的时候,她就知道,这个人将她的一辈子都拿走了。


    可是这又怎样呢?她确实是甘之如饴的,她很快乐。


    被髭切温柔的亲吻着的时候,她满心都是喜悦和羞涩,当他在她的耳边轻声低语“我的女孩”时,她险些发出惊呼。这个男人似乎开始展现出另一面,诱惑而神秘,但是她依旧迷恋着他,将他新的一面全然接纳。


    只要他们是相爱着的,那么一切都不是可以阻挡他们的理由。


    爱意让她勇敢,也让她坚定。


    夜色渐渐地深沉下来,窗外的景物悄然隐没在浓稠的黑暗中,远处的小镇上星星点点的灯光在黑夜中闪烁着,像是银河中璀璨而细碎的星辰。


    “要在这里过夜吗?”源髭切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家的未婚妻,心情颇好。


    她今天穿了一条漂亮的白色毛衣裙,裙子刚好到膝盖,她坐在沙发上时他完全看得到她纤细的小腿。此时腿的主人正在看着他和膝丸的相册,听到他的声音后抬起头来。


    “诶?”她似乎有些犹豫,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髭切笑了笑。他不再逗她,刚想要回答说“不留下也没有关系哦”,却被她一句小声的嗫嚅惊讶到。女孩子羞红了脸,看着他的样子可口的像是夏季熟透的水蜜桃,她咬了咬唇,最后小声的说了句“嗯。”


    “如果留下的话,我可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呢。遥歌实在是太可爱了。”奶油色短发的青年随意的倚着沙发靠枕,露出混合着惊讶和愉悦的神情来。


    他只是想要逗弄一下自家可爱的女孩,却没有想到她当了真。


    当他看到羞红了脸的小姑娘对着他说没关系的时候,他先是一愣,而后起身走到她面前,一条长腿抬起跪在沙发上。他俯下身按着沙发,利用身高优势将她困住。


    髭切伸手摩挲着她的唇,眼神逐渐的变得有些危险起来。


    “遥歌,是认真的吗?即使会发生什么,也可以的吗?”


    乖孩子,我是在给你反悔的机会哦。


    “……嗯,可,可以的。”


    那好吧,无法反悔了哦,遥歌。我给过你机会的,但是,现在,不会再让你逃走了哦。


    髭切愉悦的眯起眼,伸手将她整个人拦腰抱起。


    今天的惊喜简直是无法预料,他得到的,比预期的要多太多了。


 


咳咳咳咳,大家排队上车,不要急不要挤。


链接:https://hengjiangtingchechang.wordpress.com/2018/08/08/%e7%bc%aa%e6%96%af/


然后,近期内发沙雕段子和短篇甜饼饼,点文还剩下的三辆车我慢慢写~下次点文就是1000fo了,感谢大家的支持和喜欢!

评论(1)

热度(105)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