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遥歌

「愿意吗,把你献给她,荣耀归于她.」



「而余生便是永远.」





髭切沼民.已婚婶.



【高亮】


乙女向写手,边缘人。不接受刀男任何腐向。


尤其是髭切【腐向】。在我面前提一次我就怼一次。


我流向的同担拒否严重。不吃任何其他髭婶粮。

头像来自@nabya.她是天使!!



我身边有斩鬼除魔的刀陪着,凭什么我还要受你的气?



请别来告诉我,你不喜欢我这样写,别指责我为什么不按你喜欢的方式来写,也别用你的无礼来嘲笑我的不足,因为我本来就不是为了你而准备的。

心动

髭切x女审神者

一期x女审神者

跟叉叉一起的联文w一直以来都想玩的梗!!我爱她!!! @CXXXS

1.

髭切醒来时还早。午后的阳光正是最猛烈的时候,房间里的空调是适宜的二十六摄氏度,审神者在他身边睡得正香,蜷起身子往他怀里缩着睡觉。

他把被角掖得严实了点,俯下身去亲亲她的脸颊,心满意足地准备躺回去继续睡觉时,无意间瞥到审神者手机上的那一幅锁屏的照片,因为有新的讯息而亮起来的屏幕,背景的图片上的两个人,在他此时看来竟然觉得熟悉而又陌生。

两人都只是露出侧颜,审神者双手捧住一把刀,低着头露出羞怯的笑意,而与她面对面的,是拥有水蓝色头发的,粟田口的长兄。

本丸里那个温润如玉,看向审...

髭切第一好看

髭切x遥歌

自家本丸.

如题,无脑甜文,OOC,完全私设

  

1.

审神者是在一个午后回到本丸的,迎接她的是大白天就喝醉酒的次郎太刀。她默默地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站都站不稳的男人,默默地推开他,回到天守阁自己的房间里。

拉开障子门来到工作室,空无一人的房间里只有被风拂起来的窗帘在飘荡着,初秋的凉风吹进来,吹得桌子上的公文扬起一个角。她左看看右瞧瞧,没有发现日夜思慕的恋人。于是审神者又拐去房间,轻轻推开门后,发现不远处的榻榻米上,髭切正躺在那里。

她向来都是喜欢柔软的床铺,所以并没有像传统的日式房间一样,而是西式的样式。但榻榻米还是保留着,当中的大床整洁,放着少女的玩偶,髭切并没有...

有一封信「髭切」

相遇一周年贺文.

此篇为髭切视角.感谢 @横姜 和我一起讨论.

遥歌的信←前篇

质问箱←质问箱长期有效

主人:

      展信佳。

      收到主人的来信,才意识到原来从我们相遇到现在已经一周年了啊,时间过得真快呢。主人也逐渐的成长起来,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了呢。

      跟主人在一起有多久了?嗯..怎么也记不起来确切的时间了呢。带着对初获人身的新鲜感刚来到本丸时,没想到作为主人的,居然是一位年纪这么小又如此可爱的小姑娘。更令...

草莓酸奶

 

髭切x女审神者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自家本丸.

梗源自偶像拍的一个贼鸡儿色情的冠益乳广告x极短打.可能是下一部车的预告.可能而已xx

质问箱←质问箱长期有效

1.

“髭切,要喝酸奶么?” 

审神者捧着一小杯酸奶津津有味地品尝着,夏日的午后在空调房里窝在恋人怀里看剧的感觉不能再棒了,她转过身将手中的酸奶递给他。

“喔…?还有这种东西呀。”他颇为惊讶地挑了挑眉,接过去端详了一会儿小小的盒子,“主说好吃的话,就一定好吃吧。”

他含住吸管吸了一小口,眯了眯眼,又尝了一口。

“啊…味道真的不错呢?”

他歪了歪头满意地回望审神者,然而这一幅画面落在她的眼里就成了一番景象...

星河

    

髭切x女审神者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自家本丸 极短打

“欢迎回家,我的小姑娘。”

髭切扬起惊喜又温柔的笑容,眉梢眼角都是满满的挡不住的爱意,张开怀抱迎接审神者的归来。

“髭切——!我好想你!”

娇小可爱的女孩子扑入他的怀抱,紧紧地抱住他纤细但却结实的腰身,薄薄的衬衫下是力量暗藏的肌肉,她能感觉到它的绷紧,忍不住多摸了几把。

“今天是华国的七夕节,”审神者埋在他的胸膛里不肯起来,贪婪地汲取他身上熟悉的令她心安的气息。“典故是,牛郎和织女彼此相爱,但每年只能相见一次,就在今天。这个时候的喜鹊就会为他们搭成鹊桥,让他们得以相见。”

审神者给他解释完,仰起头笑眯眯地...

恋爱的日常

  
  
  
髭切x女审神者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自家本丸,恋爱日常

片段汇集 极短

1.

髭切捏着我的手腕,拇指在内侧娇嫩的肌肤上轻抚着。

“你在干嘛…?”

我懒懒地躺在他的怀里看着电影,两个人腻在一起的时候他总喜欢在我身上东摸西摸,只要不是太过分我一般都会由着他去。

“在想,主的血液会不会很甜美。”

他举起我的手放在鼻尖轻嗅着,舌尖轻轻舔过脉搏跳动的地方,感受着振动。

“髭切又不是吸血鬼…”

我转了个身斜靠在他的怀里,“我困了,睡一会儿……”说完抱紧他的腰,找了个舒服的靠姿,将头搭在他的颈窝里。

“如果我是吸血鬼的话…主全身上下的血液可能都会被我吸干吧。”...

有脑过的血族髭切x人类遥歌的梗,nana画得太棒啦www
头像也来自nana了解一下!!!她真的超棒!!

✨Nabya✨:

赠予遥歌儿@源遥歌 的图★
是血族髭切x人类少女遥歌 的设定

(第一次尝试画这种材质的衣服……可能有些地方的光影没处理好…色差使人吐血

一周年

 

髭切x女审神者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自家本丸.一周年贺文.极短打.

“哦哦,主人也一周年了吗?时间过得真快啊。” 

髭切看着审神者手中由时之政府送来的恭贺审神者就任一周年的贺卡,带着惊讶地俯下身靠在她的耳边轻叹道。

“是呢…一周年了,却遇见了那样的事情…”

神情暗淡下来的审神者看起来要哭了,髭切将她转过身来搂入怀里,“还有我在,主。”他轻轻地拍着审神者的后背,试图给予她自己所能做的最大的安慰。

“髭切不会离开我的吧?”

不确定地,她再次询问他这个问题。

“不会,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主人的。”

髭切低下头亲吻她的发旋,审神者刚刚清洗过的柔软的头发带着清香,钻入他的鼻...

  

小乌丸x女审神者

学院paro.OOC.婶有名注意.

给nana @✨Nabya✨ 的粮.❤

1.

“这个绝对能吓到他!”鹤丸捧着一个黑色盒子递到满的面前,被女孩满眼发光地接过,“喔喔!太棒了,good job!”她大方地举起拳头和鹤丸相撞了一下,随即抱着盒子往剑道部的地方走去。

哼哼,这回一定会吓到你。这么想着满把怀里的盒子又抱紧了些,幻想着一会儿自己的恋人将这个“爱的礼盒”打开时被里面的突然蹦出的鬼怪小人吓了一跳,过分漂亮的脸上再也崩不住平静淡定的神情时,露出的惊吓之情,她就偷笑起来。

瞅着一楼剑道部更衣室里没人,满灵活地翻窗进去,轻车熟路地找到小乌丸的更衣柜,打开,盒...

 

髭切x女审神者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我家本丸日常.生气闹别扭后髭切的哄妻故事.

1.

审神者一边忍不住瞥他,一边又装作生气的样子撅着唇。

“主,是听别人说了什么了吧?”

髭切习惯性地抚摸着她的脑侧的柔软的长发,如流水一般的细软发丝穿梭于他的修长指节,与白皙的肤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总是会用肢体接触来安抚着她的情绪,而这方法总会有效。

“哼…那不是吗?我哪里能跟膝丸比呀?你跟他是一千多年的感情,我呢?我们的感情才有多久……”

她摇摇头想要逃脱他的触摸,却被髭切按住后脑勺压向他的嘴唇。

“唔…你——”

被吞没了所有声音的,她尝试着推开他,在转换角度的时候被他撬开...

髭切x女审神者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膝丸客串出场

质问箱长期有效→质问箱

审神者变成猫了。

这是她在悄无声息地回到本丸后发生的事情。

突然的晕眩袭来,她眼前一黑,在原地站住缓解头晕感,再睁开眼时视野忽然变得极低,完全不是平常的高度。就算按照她155的身高也高不到哪里去,但是眼前的台阶,房间的走廊,不远处的樱花树……都变得那么高大了。

该不会是时之政府的灵力系统又出什么事了吧……?她丧气地晃晃脑袋,想起来上次因为灵力系统的紊乱而导致刀剑男士们的异样,髭切还因此长出了狮子一般的特征,把她好好地“疼爱”了一番……

她只要想起那天的事就害羞到恨不得把自己裹成一个球,正想捂脸呢,...

*和亲友的联动文

*有髭切x女审神者成分,我家髭切,OOC属于我,完全私设。

*婶有名字

“今晚我打算邀请罴栋来吃晚饭哦。”

遥歌扯了扯髭切的袖子,后者从因为看公文看得昏昏欲睡的状态中逃脱出来,“嗯?”了一声后,又听她继续说,“毕竟她帮我带了本丸那么久,我至少也要请她吃一顿饭的。”

髭切托着下巴,秀丽的眉毛微微拧起。

“怎么…了吗?”遥歌偏了偏头,疑惑道。

“可是我呢,并不怎么想见她呢。”

遥歌无奈地叹了口气,知道恋人对于这段时间的代理审神者并不是很喜欢,但她也没有办法。“髭切,不要这样呀。”她抱住髭切的手臂轻轻晃着,“就是吃个饭而已啦?”

“嗯……”髭切沉吟了一会儿,“那好...

髭切是什么味道的呢?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自家本丸。

膝丸客串出场

  

髭切是什么味道的呢?

审神者思考这个问题思考很久很久了,从他们在一起第一天,她就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髭切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香味,但是她至今找不到形容词来形容。

比檀香清丽,比皂角香婉转,比果香沉稳。

她每次拥抱他时,将脸埋入他的颈窝里深深吸一口气,就能嗅到好闻的气息。不像是沐浴露的味道,因为他和她用的是同一种沐浴露,水蜜桃的香气,甜甜的。放在她身上却更显诱惑勾人,每次沐浴出来,都会被抱住做些亲密的事情。

髭切也不像是会用香水的人吧?

为了探究这个问题,审神者拉住了膝丸。

“膝丸,那个,你有没有觉得你哥香香的?”...

关于代理自家本丸的那些事(上)

@罴栋——让我佛 的联动文

把本丸交给了她,结果顺利(一点也不顺利)地捞到了毛利和包丁,总算毕业了…感谢万分!!!

————————

  

“我回来了喔。”

随着时光门的开启,刀剑们终于感受到了那熟悉的灵力波动,源源不断地充盈了这个本丸。出现在大家眼前的身影,正是他们等待了很久的主人,秋元遥歌。

“主人大人!——”

“主人!”

小短刀们和见到她的刀剑们都围了上来,平常最得她宠爱的五虎退和今剑都直接蹭进了她的怀里。可怜兮兮地说着这几天被代理审神者指挥出阵时候的小心思和不情愿。

“真是拿你们没办法啊…我不在的时候,也要好好听那位大人的话呢。”

她摸摸五虎退的头,眉目间都是...

摸鱼混更 已在微博发表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髭切——”

审神者拉长了声调,用甜美的嗓音呼唤他的名字。她的脚步轻盈,裙摆因为轻快的动作而微微晃扬。她一觉醒来不见身旁的恋人,便想要立刻见到他。

热切的,心急的,羞涩的。

她确信这样的心情只因他一人而有。

“髭切——髭切——”

看过工作室,来到院子,他的房间,厨房……

“髭切到底去哪儿啦?”

审神者真的心急起来,拉住正在马当番的膝丸问。

“兄长刚刚好像去后山了。”

“去后山做什么啊?”

“不知道呢。”拥有薄绿色头发的刀剑男子摇了摇头,那张和他有几分相似的脸庞却无法让她感受到面对他那样时的心情。

本就是这样,就算...

明媚春光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带我家 @膝丸褲腰帶

1.

  

髭切枕在她的膝上睡着了。

春日的阳光很暖,轻飘飘地撒下来,落在他的身上,此刻的阳光一半照耀在他的身上,而他另一半的身体则藏在门檐下的阴影处。

他好似睡的极沉,奶油色的柔软发丝在阳光下折射出金色的光芒,长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好像展翅欲飞的蝴蝶。
审神者低着头,长发垂落到他的胸口。她想,就算这么让她看他一整天,她也不会觉得腻烦。

髭切总喜欢枕在她的腿上小憩,晚上睡觉时也把她抱的很紧,就好像是怕她会消失一样。

占有欲很强的他,给人的爱情表现也是这样的炽热。很多人都不会喜欢这样的亲密距离,但她却不一样。她想要的感情是绝对亲...

和髭切的恋爱日常4

*是神明大人系列的后续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和髭切的恋爱日常

(一)

“说好了不能受伤的呢!”
“啊哈哈,这伤是之前战斗是弄出来的呢。”
我忍住泪水,差点没生气得跳起来跟他讲话。虽然他带着极御守,以他的实力和他身边的已经修行归来的五把小短刀,不会有大问题,但就算受伤也很令人担忧心疼。

“已经是中伤了啊……”
我抹了下眼角的泪水,生气地拉着他在手入室里坐下。
“没什么大不了的,主不要太担心。”他抬起手,不知是牵动了伤口还是什么的,动作顿了顿,但还是停在了我的发顶。

“什么大不了…帮你修刀又花费我好多资源…时间又久…你还那么痛……呜呜…”我一边帮他包扎,一边数落他,到最后责备的话语...

论坛什么的打开需谨慎

太好吃了啦!!!!吹吹吹!!

污污狐-坑品差:

髭切x遥歌 R18

@源遥歌 太太互割腿肉

⁄(⁄ ⁄ ⁄ω⁄ ⁄ ⁄)⁄打卡上车走评论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女主有名注意

*带我家 @膝丸褲腰帶

  

“髭、髭切……呜呜…我被刀割到手了……”
秋元遥歌一边可怜兮兮地抽噎着,一边把受伤了的手递给髭切。语气委屈得像被谁欺负了似的。
髭切“啊”了一声,心疼地捧过她的手,白皙的食指指尖被划破了一道口子,伤口还蛮深的,慢慢往外渗着血。

“得赶紧去找药研呢。”
他把她的指尖放在唇边亲吻了一下,舌尖舔去血液。“来,抱抱,不哭了。”
虽然很像在哄小孩子,但是这一招对秋元遥歌很管用,髭切张开怀抱之后她就像只小猫咪一样蹭进他的怀里撒娇。

“唉……大将你怎么这么不小心。”
药研抓住她的手,用棉签轻轻涂了点药在手指上,包了一个创口贴,“

「现代paro-髭歌」笨蛋爸爸

*子代预警.现代paro.我家髭切.女主有脸有名注意.

*日常段子.膝丸提到.

  

“Shut up!!Daddy is an idiot!!”
明明用日文说出来好像颇有点撒娇意味的话,怎么到英文就变得好像真的是在骂别人傻呢?

秋元遥歌倚在墙上,看着女儿生气地对着爸爸吼道。
因为她是个翻译家的原因,所以女儿从小就接触到英文,自然而然地耳濡目染,一张嘴英文也说的很溜。
“小樱花,快过来。”
看见自己的丈夫一脸笑眯眯地无辜的样子,心想一会儿女儿就要被他气哭,于是她连忙召唤她过来。

“怎么了,是爸爸又欺负你了吗?”
她把沙久罗搂在怀里,轻抚她的额头。
“啊啊,我可什么都没有做。”
髭切更加无辜,举起双...

爬墙吗

*我家髭切.OOC.完全私设
*爬墙一说.  
*带我家 @膝丸褲腰帶

明明昨天还穿着短裙和衬衫,在本丸里到处晃悠,可今天气温骤降,万重樱上一层厚厚的白霜,但也不见它们凋败,粉红和雪白一片相互交织。颇为好看。

可这对于审神者来说,就不那么好受了。

她怕冷也怕热,四月份还突然变得那么冷,她着着实实地被吓到了。

髭切穿着他那件厚厚的高领毛衣——被审神者嫌弃过无数次的老年款,但这时候却发挥了它的作用。朴实无华,但不会让主人受凉。

审神者窝在修行回来的五虎退的那只也变大了的老虎上,怀里抱着其他的几只小老虎,暖洋洋地半躺在开了暖气的房间里跟五虎退聊天。

“退退要不要也过来睡一会儿?”

她睡...

「现代paro」1

*现代paro.髭切主场.
*我流髭切.OOC 
*差点忘记 @膝丸褲腰帶

 

/髭切:

“遥歌什么时候回来?”

/遥歌:

“明早七点的飞机喔。”

/髭切:

“等不及要见你了。”
“包括这里也是。”
“[图片]”

/遥歌:

“请不要再发这样的照片了啦!!!!”

/髭切:

“哎呀哎呀,夫人又不是没见过。”

源遥歌又羞又恼地抬起头,并不打算继续这段对话。和丈夫结婚有一段时间了,虽然她可以在家里安安心心地做全职太太,但她很喜欢她的工作,不愿就此放弃。向髭切提出来时,他也没有任何异议。

但……他有时候说的话真的很让她害羞啊!虽然可能是因为他爱她,但他的情感表达得直率到了令人困扰的地...

说三次“我不爱你了”

我流髭切.OOC.完全私设.

我家本丸.

脑洞.

  

“我不爱你了。”

我这么说时,髭切刚刚沐浴出来,穿着一件黑色的浴衣,奶油色的发丝还滴着水,领口微微敞开,露出胸口结实白皙的肌肉。性感得不行。

他听见我说这一句话,愣怔了一会儿。

“主,在说什么呢?”

我顿了顿,咽了口口水。一开始就不该跟好友打什么赌的,现在居然要输的人跟婚刀说三次“我不爱你了”,说完之前还不能解释,我没想到我会输给她。

跟髭切说三次我不爱你了,是在要我命吗?

“我说,我不爱你了。”

我深吸一口气,坚定地对他说。

“……哦?”

他擦着头发的动作停了下来,我看见他眼睛里涌动着一些奇怪的情绪,我有点犹豫...

  
我流髭切.OOC.完全私设
我家本丸.
前排带家人 @膝丸褲腰帶

“唔……早安……”秋元遥歌一睁开眼睛,看到的便是躺在身边的恋人,用温柔的眼光注视着她。

“早安,主。”髭切一对上她的视线便漾起笑容,曲起胳膊将她往自己怀里紧了紧,另一只手轻轻捏住她的下巴,不由分说的吻住她。

“唔……”刚刚睡醒还未完全清醒的意识被他的吻再次翻搅得天翻地覆,连呼吸也被掠夺,她推了推髭切,气喘吁吁地看着他意犹未尽地放开了自己。

“你干嘛啦…大早上的耍流氓…”秋元遥歌抬起手在他肩膀上打了一下,完全没有用力气的撒娇。

“因为主刚睡醒的样子太可爱了,而且抱在怀里又香香软软的,我怎么可能忍住不亲呢?”他笑得连眼睛...

摸鱼.

想要把他推倒,跨坐在他身上。

一定要把他那满是笑意和爱意的灿金眼眸蒙上,若不然被他这么一注视着,肯定会害羞得捂住脸。

接着便去扯他的黑色衬衫,从顶端开始,没有耐心地一颗一颗解开,用力地往两边一拉,把纽扣扯的七零八落。

看着他精壮的肌肉线条,由脖颈开始,亲吻喉结,锁骨,胸膛,腰腹……

如果还不感到害羞的话,便慢慢褪下他的白色的西装裤。

听到他的轻笑声,脸红得发烫。

“主,想要的话自己拿吧?”

*我流本丸,我流髭切,OOC,完全私设。
*髭切X我
*埋胸梗
*前排带 @膝丸褲腰帶

  

“补偿?”

审神者从公文中抬起头,感觉到有些不妙地看着提出要求的付丧神。

“是啊,主前几天无缘无故地冷落我,还怀疑我的真心,难道主不打算安慰我一下嘛?”

他歪了歪头,微微地撅起唇,仿佛是受了什么天大的委屈一般,连眉梢眼角都爬上了简直令人怜爱心碎的忧伤。

“……是、是怎么样的补偿?如果是那件事……也请不要提出太令人害羞的要求……”

脸红红地低下了头,审神者手揪住自己的裙子,一副非常困扰的样子。髭切看了未免笑了出来,他家的这个小姑娘,真是太可爱了。真是十分会让人想要欺负她啊。一脸无辜地说着这种勾...

*摸鱼

就算他不带我去上层社会的宴会,但是回来的时候身上还带着女人的香水味和化妆品的味道。

这就很气人了。还想要抱我,门都没有。

“好难闻……身上的味道。”

“嗯?”他歪头,不解的样子。“有别的女人的香水味……我不喜欢…”我撅嘴,赌气般地跑开。

给自己涂上口红,在手心里印一个嘴唇印。故意折回去拥抱他,将手心压着他的脖颈。

接下来就可以开始我的表演。

“呜呜呜髭切你这个负心汉呜呜呜…你看看你脖子上的口红印……”一边哭一边指着他。

“哦呀,这是什么时候留下的呢。”他低头看了看,眼里有一瞬间的慌张。我注意到了他的表情变化心里很得意,但表面上还是哭的稀里哗啦,仿佛真的被绿。

“……”...

1 2 3 ————
©源遥歌 | Powered by LOFTER